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城市早报」为什么奥运会吉祥物看起来总让人迷惑,以及来自全球 10 个城市的新闻

孙今泾 张依依2019-09-18 09:38:21

这个栏目以新闻集萃的形式,关心城市里的人和他们的生活

今日话题

北京 2022 年冬奥会、冬残奥会吉祥物昨天揭晓。前者是一个带着冰晶外壳的熊猫形象,取名为“冰墩墩”,后者名为“雪容融”,是个红灯笼,分别由由广州美术学院团队和吉林艺术学院团队设计。

不过,就像 2008 年奥运会吉祥物“福娃”的设计过程并非出自艺术家韩美林一人之手,主办方称,这次“也注重吸收青少年和社会各界的意见,邀请了专家、评委参与修改。还邀请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社会团体、社会组织的代表。青年、青少年代表都参与了修改”。

通常认为,为奥运会设计一个吉祥物的想法开始于 1972 年慕尼黑奥运会。一只名为沃尔狄(Waldi)的德国猎犬,短腿长身,看似不太矫健,但寓意“运动员坚韧、坚持和敏捷的特性”。另一种说法是,源于 1968 年格勒诺布尔冬季奥运会上的一枚别针,那是个名为舒斯(Shuss)的滑雪人,Shuss 在英语里就是直线滑雪的意思。此后,奥运会吉祥物成为传统。

《华尔街日报》认为,自此所有的奥运会吉祥物都“误入歧途”,“让人迷惑”。从 1996 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开始,取笑、恶搞官方吉祥物就成了奥运会期间另一项重要的竞技项目。“为什么奥运会吉祥物必须看起来像变种的宠物小精灵?”footballguys.com 的博客作者 Joe Bryant 写道。在问答网站 Quora 上,有人提问,“有没有什么好的奥运吉祥物,为什么它们都这么可怕?”还有人问,为什么奥运会主办国不花足够的精力去创造和推广伟大的吉祥物呢?

提问者可能搞错了问题的关键。在创造吉祥物这件事上,奥运会主办方不能说不花精力。他们有时会为吉祥物设计精巧的故事,有时用诗人的名字为它命名,而为了实现这些复杂的寓意,很多时候吉祥物看起来都像各种生物的混杂体。2008 年,“福娃”的主要设计师韩美林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福娃“本来可以做得更好” ,如果它们没有背负这么多东西的话。

关于“冰墩墩”,一段官方介绍称:“‘冰墩墩’的头部外壳造型取自冰雪运动头盔,装饰彩色光环,其灵感源自于北京冬奥会的国家速滑馆——“冰丝带”,流动的明亮色彩线条象征着冰雪运动的赛道和 5G 高科技。”

奥运会主办方还会为挑选设计方案发起郑重的评选,有时通过竞赛(如 2010 年温哥华冬奥会),有时民众投票(如 2020 年东京奥运会——专家从 2042 个方案里挑选出了 3 个,再由全日本数百万学生投票),有时直接委任(如 2008 年北京奥运会)。

吉祥物之所以受到重视,是因为它是主办方在奥运会期间重要的收入来源。《美联社》的报道称,2016 年里约奥运会的吉祥物商品销售额预计在 4 亿美元。在 2012 年伦敦奥运会开始前, 伦敦奥组委希望商品销售总额能达到 10 亿英镑。不过这笔收入也包括除吉祥物周边之外的其它产品,共有 10000 种。

尽可能多的产品搭配是主办方选定吉祥物时的标准之一。亚特兰大艺术家约翰 · 瑞恩是 Whatzit ——1996年奥运会的吉祥物——背后的艺术家,他声称亚特兰大的奥运组织者给 Whatzit 安上超大号的运动鞋,他们认为这可能对产品搭配有用。 他认为吉祥物的设计“是一场艺术与商业的战争”。

奥运会结束后,很少有主办方公布确切的吉祥物销售数据,但通常都会表示“卖得不错”。尽管人们打趣这些奇形怪状的生物,但在一段时间里,它们确实拥有较高的辨识度。2008 年,市场研究机构尼尔森 (Nielsen) 曾对 3087 名中国人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98% 的人能说出它们的名字。 最有名的是欢欢,其次是贝贝。不过受欢迎程度通常也没能持续太久。

一种温和的声音指出, “人们需要记住的第一件事是,吉祥物是针对儿童的,” WPP 集团品牌咨询公司兰道 (Landor) 的北京执行董事雷•艾利 (Ray Ally) 在评论“福娃”时曾表示, “只有愤世嫉俗的老年人才不喜欢他们。”兰道帮助企业开发商标和吉祥物。

Better Living

美国,新奥尔良——城市利用多孔铺路抵抗洪水。新奥尔良是一座经常被水淹没的城市。为帮助减轻洪水和土壤沉降,其市议会决定,该市所有新建商业停车场必须使用多孔的路面。当雨水透过路面,会被下面的土壤吸收,在暴雨季节,这样可以减少城市排水系统的负担,并抑制河水暴涨。 6 年前,专家们就开始鼓励建设雨水花园,目前新奥尔良已推出超过 1.2 亿美元的“绿色”基础设施项目,目的在于提升城市的储水能力。可渗透铺路也有一些缺点,比如如果不经常清洗,它会堵塞,一些地方已经推出特殊的电动清洗附件,应对这种特殊的路面。

来源于 nola,by DAN SWENSON

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女性法定结婚最低年龄提高至 19 岁。这比原来的增加了 3 岁,该举措的目的是扼制该国存在的童婚现象。据 2016 年的统计报告,印尼有四分之一的女孩在 18 岁之前结婚,社会仍鼓励女孩在青少年时期结婚,否则就会被视作“太老了”。童婚被指责导致孕产妇和婴儿死亡,以及鼓励童工使用。活动团体的希望是将 21 岁作为男女结婚的最低年龄,这时两者在生殖和经济能力方面都被认为是成熟的。

争议

美国,纽约州——将禁止有口味的电子香烟成为继密歇根州后,第二个推出此类禁令的州。随着与电子烟相关的疾病和死亡人数激增,纽约州州长安德鲁 · 库默(Andrew Cuomo)周日宣布,他将在本周出台紧急规定,迅速禁止销售有口味的电子烟。几天前,特朗普总统宣布在联邦层面禁止类似的电子烟雾产品。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的卫生官员正在继续应对一种严重的肺部疾病的爆发,这种肺部疾病与吸入电子烟有关,导致严重的呼吸困难和数天的呕吐、发烧和疲劳。 据报道,至少有 6 人死亡,数百人住院。但烟草和薄荷味产品不在禁令范围之内。州长称,一些数据表明,这些薄荷味产品可能有助于帮助人们停止吸食传统香烟。美国肺脏协会(American Lung Association)不认可将薄荷味产品排除在外。

英国——面部识别软件开始引发担忧。伦敦大约有 420000 个闭路电视摄像头,数量仅次于北京。如果计算人均数量,每 1000 人有 48 个摄像头,比北京还多。英国政府称,这是出于安全的考虑。在北爱尔兰多年的冲突和袭击中,政府使用了数千台闭路摄像机,并有能力监控数字通信。人们对面部识别的反应褒贬不一。最近的一项政府民意调查显示,约有一半受访者支持使用面部识别技术,如果某些隐私保护措施到位的话。但新一代的相机开始被使用,它们装在警车顶部,可以实现实时身份检查。 一些国会议员呼吁暂停使用面部识别软件。 伦敦市长萨迪克 · 汗(Sadiq Khan)表示,人们对这项技术存在“严重而广泛的担忧”。一名来自威尔士首府加的夫的男子起诉南威尔士警方使用面部识别系统,本月,英国高等法院判决他败诉。在其它国家地区,面部识别技术也正成为争议焦点。今年 5 月,旧金山成为美国第一个禁止使用这种技术的城市。瑞典一所学校因使用面部识别系统考勤而被罚款。 欧盟委员会正在考虑新的限制措施。

日本,埼玉——确认发生关东地区首例猪瘟农林水产省已于 9 月 13日宣布,确认埼玉县秩父市的养猪场发生猪瘟。为防止感染至新的地区,该省及各自治体一直推进封闭举措,却未能成功。该省表示,除 1 头死亡外,其他 3 头的消化道也存在异常。这些猪均出货自秩父市。检查结果显示,出货方的猪及在食肉处理厂中发生异常的猪均感染了猪瘟。埼玉县政府已于 9 月 15 日凌晨,对秩父市的养猪场饲养的 753 头猪全部实施了扑杀处理,并于当天下午填埋。日本曾在 2018 年 9月 被确认发生猪瘟,此后的 1 年中,政府对约 133000 头猪进行了扑杀处理。

厄瓜多尔——全国几乎每个人的数据,都被泄露了。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国家数据泄露事件。在一次例行检查中,互联网安全公司 vpnMentor 发现超过 2000 万人,包括大约 700 万未成年人的数据。厄瓜多尔有大约 1650 万人口,这意味着整个人口都可能受到了影响——额外的几百万被猜测是因为其中还包括已故人员的信息。漏洞发生在迈阿密的一家无担保服务器上,暴露了受影响个人的详细信息:全名、出生日期和地点、地址、身份证号码和纳税人号、银行卡账户等。在该国大使馆获得政治庇护的阿桑奇信息也在列。 vpnMentor 报告警告:“一旦数据暴露于世界,就无法撤消。”即便漏洞被修补,泄密会使个人和公司面临身份盗窃和财务欺诈等风险。

亚美尼亚, Jermuk ——当地人抗议金矿开采对土地和水的污染。 Jermuk 位于亚美尼亚西南部,以其温泉、矿泉水资源和瀑布景观而闻名。自去年 6 月以来,抗议者在亚美尼亚各地聚集,抗议一家矿业公司的入驻,并对施工现场进行日夜封锁。当地人说这是该国最大的淡水来源,开矿会对整个生态系统产生威胁。尽管当地十多年前就出现了采矿公司,但很少有人敢站出来反对,因为政府和其的勾结腐败。但自从去年亚美尼亚人走上街头推翻执政党,举行了该国的第一次民主选举之后,在公众抗议胜利的激励下,当地居民和周围的村庄开始封锁矿井。一年之后,作为该国最大的外国投资,该公司对政府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持续了长时间的封锁抵抗再次进入焦灼的状态。

金门——小范围恢复“自由行”金门县政府宣布,大陆出入境管理部门公告,自 9 月 20 日起恢复受理金门、马祖、澎湖“小三通”个人旅游签注申请。这份公告针对福建省、浙江省、江西省与广东省内的 20 个城市。金门县政府表示,文化和旅游部公告自 8 月 1 日起暂停大陆 47 个城市居民赴台自由行,金门县长杨镇浯杨第一时间就致电国台办关切,并与澎湖与马祖正副首长拜会国台办主任刘结一,争取对金门、马祖、澎湖旅游政策,应有区隔作为,至少维持“小三通”自由行20城市试点,包含福州、厦门、漳州、泉州、龙岩、温州等。

一些地方也许值得拜访

英国,伦敦——重要街区上的新地标设计师保罗 · 柯克塞吉(Paul Cocksedge)改造了伦敦重要的步行街区 Broadgate,他在此处安放了一个大型装置“请坐”(Please Be Seated)。装置由脚手架木板制成,Paul Cocksedge 与 ARUP 和高端室内设计公司 White & White 合作,创造了靠背而坐的地方,并留出足够的行走空间。“请坐”是 2019 年伦敦设计节的一部分,将持续到 2019 年 10 月 11 日。

美国,华盛顿——华盛顿纪念碑将重新对公众开放在关闭了三年多之后,华盛顿最著名的地标建筑之一将于 9 月 19 日对公众重新开放。这座 555 英尺高的纪念碑是世界上最高的独立砖石结构建筑之一,每年吸引大约 50 万游客,可于纪念碑顶俯瞰首都、 邻近各州的全景。该纪念碑自 2016 年 8 月以来一直关闭,更新电梯和外部安全设施。电梯的操作系统自 1998 年以来一直没有更新过,2011 年一场罕见的地震还对纪念碑造成了明显破坏。该建筑的结构维修迫使其关闭到 2014 年 5 月,花费约 1500 万美元。自 1833 年建造以来,筹钱一直是个艰巨的任务。此次翻新修护,国会分担了其中的一半费用,剩下的一半由富豪 David m. Rubenstein 捐赠。

《卫报》评出 21 世纪最好的 25 个建筑——其中,英国伦敦上榜最多,包括泰特现代美术馆,废弃加油站改成的临时电影院 Cineroleum , FAT 带着俏皮和挑衅意味的 Blue House ,以及带着橙色“贝雷帽”的佩卡姆图书馆。中国有两座建筑入榜,一个是鸟巢国家体育场,一个是中国美院象山校区。榜单没有执着于宏伟而昂贵的大设计,而是着眼于许多具有公共属性的小空间,比如智利建筑师 Alejandro Aravena 具有开创性的低成本住房项目 Quinta Monroy ,让住户参与到了建造了过程中,并印上自己的身份烙印。其还包含了多个改造建筑——将新的功能与活力注入已有的建筑,融入现代社区,这是这个时代特有的一种轻巧,对大拆大建不再盲目崇拜。

Cineroleum,英国伦敦

Quinta Monroy housing,智利伊基克

佩卡姆图书馆,英国伦敦
富士幼儿园,日本东京


题图来自  Max Williams on Unsplash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