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城市早报」我们该造新城么,以及来自全球 13 个城市的新闻

张依依2019-07-11 09:21:55

这个栏目以新闻集萃的形式,关心城市里的人和他们的生活

今日话题

前所未有地,“我们正处于新城市热之中。” 在中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尼日利亚和印度等国家的地图上,不断出现新的点,频率空前, Sarah Moser 写道。目前,全球 40 个国家正在建设 120 多个新城市。

Moser 是麦吉尔大学新城市实验室的负责人,她即将出版的新城市地图集结了 21 世纪初以来,在亚洲和非洲涌现的 100 多个城市。

从马来西亚被寄予厚望的新首都布城,埃及沙漠中升起的新开罗;到世界上最昂贵的私人房地产开发项目韩国松岛,内蒙古丰富的煤炭资源旁出现的鄂尔多斯……

政府建造新城有许多动机。

过度拥挤、污染、住房短缺、缺乏绿地……面对现代城市的诸多问题,在一片空地上从零开始往往具有巨大的诱惑力,而且还可以绕过改造旧城的麻烦,避免现有居民社群的争议。比起花大力气纠正以往城市规划中的弊病,一座新城看起来更充满希望和可能。

而据联合国统计,到 2050 年,全世界 68 %的人口将居住在城市。这意味着将有 25 亿人口移居城市。其中 90 %的新增人口来源于亚洲和非洲。若如此,所需城市面积的一半尚未建成。

有时,这种总体规划而成的城市,是国家试图从农业或资源型经济转型的一种方式。它们还可以让政府用以树立国家形象。“领导人很轻易就能煽起一些民族主义狂热,并将新城市作为民族自豪感的源泉。计算机生成的模型看起来很漂亮——所有旧城的问题都消失了——像魔术变出来一般真实。”

建造新城也是一门好生意。在 2011 年中国新城市建设热潮的高峰期,土地销售占市政府收入的约 74 %。新城市建造的价格一个比一个高,沙特阿卜杜拉经济城的价格高达 1000 亿美元,而该国前年宣布划投建的大都市 Neom 预算是它的五倍。

但这样的大手笔并不就意味着等值的回报。“当决策者沉醉于乌托邦式的遐想时,会提出潜在经济回报最大化的方案,匆忙完成项目……现实情况是,新的城市项目只能靠大量贷款来推进,这些贷款往往来自外国银行,城市的盈利能力无法保证其足以偿还。”

“城市必须有目标。” Moser 说,“几个世纪以来,最常见的错误就是,统治者说‘让我们建造一些建筑和宫殿吧,事情会发生的’或‘让我们建造几座大型写字楼,在印度洋上建造一个迪拜’……最为挣扎的城市总是那些违背市场意愿的。”

这决定了它是一个前途光明的新未来城市,还是又一个历史性债务推动的泡沫。

内在的经济驱动力,可以为城市提供动力和理由。但目前正在亚洲和非洲建造的许多新城市显然是为新兴的中产阶级而设计的。 Moser 认为这一类城市就是多余的,“就像巴西利亚——‘在这里人们都将在宽阔的道路上驰骋,我们不会让任何穷人进来’,这种城市是注定要失败的”。 

Better living

德国,柏林——柏林将推行每日一欧元搭乘公共交通的计划。柏林市长迈克尔·穆勒称:“我想逐步实现 365 欧元公共交通年票的目标。” 年票通常为761欧元。这项计划希望让德国首都减少私家车的使用,从而减少空气污染。这也让柏林成为又一个仿效所谓“维也纳模式”的德国城市。自从运营商 Wiener Linien 将年票价格从 449 欧元降低至 365 欧元以来,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公共交通使用量。不过,许多城市也发现了削减年票价格带来的新挑战:如果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的人数增加,还需要购入更大或更长的车辆。

英国,伦敦——伦敦博物馆公布新馆设计方案。新馆位于伦敦的西史密斯菲尔德,由 Stanton Williams, Asif Khan, 和 Julian Harrap Architects 设计。博物馆将同时利用西史密斯菲尔德历史建筑的地上和地下的空间,呼应周围环境的同事,增加夜间的开放时间,希望在伦敦夜间经济中起到重要的作用。伦敦博物馆给新馆的建设拨款 3.32 亿英镑,其中一部分用于对现存的十九世纪历史建筑结构的研究。博物馆计划在 2019 年底提交规划申请, 2024 年对公众开放。

图片来自 Archdaily

葡萄牙,里斯本——议会通过法案规定住房被视为公民基本权利。根据新的法律,葡萄牙政府有责任确保所有公民享有适当的住房,作为“住房权的保障”。新法强调住房的“社会功能”,明确目标是消除无家可归,要优先使用公共地产作为经济适用住房,并禁止在里斯本进行租户驱逐,除非政府能够提供附近类似的住房,这是近年来一个极为紧迫的问题 。它还创造了一种机制,不仅个人,而且整个社区都能够发起对于住房质量、长期建设或拟议开发的投诉,以保障更民主化的参与。

争议

美国,华盛顿——大雨淹城,但更新基础设施昂贵。华盛顿接连一个月降雨,周一上午,大雨终于“淹没”了这座城市,显示了老化的水系统会如何让城市变得脆弱。华盛顿大部分的水系统是在一个世纪前建造的,数量远少于人行道,且排水量不足。卡内基梅隆大学土木与环境工程教授康斯坦丁·萨马拉斯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我们还在用 20 世纪的基础设施来应对 21 世纪的问题。”不过更新基础设施将非常昂贵,城市在维护上面临巨大压力。5 月份的一项分析显示,全国各地的市政雨水机构每年都要承担 75 亿美元的费用。

丹麦,哥本哈根——哥本哈根警方周末逮捕了 28 位骑电动滑板车的人。其中 24 人被控醉酒驾驶,另外 4 人则被控驾驶受到毒品影响。电动滑板车在欧洲日益流行。在哥本哈根,从今年 1 月开始,由私人公司提供的电动滑板车可以通过移动应用程序租用,在城市的任何地方停放和乘载,受欢迎程度迅速增长。丹麦的交通管理部门曾发布使用规则:骑车人必须年满 15 岁,血液酒精含量低于 0.05 ,不能在人行道或行人专用区骑行。《纽约时报》称,哥本哈根政府本周宣布,已有 13家公司申请将近 21000 辆电动滑板车和电动自行车带到该市。市政府表示,他们将在秋季决定允许多少公司和滑板车在城市街道上运营。

荷兰——荷兰 6900 座教堂中有五分之一已经被改建成世俗建筑。根据 6 月发布的新调查,这些被改建的建筑被用于各类非宗教目的,许多在重新设计之后成为了社区中心、博物馆、书店或是剧院这样的公共建筑。历史悠久的荷兰教堂通常位于城市中心区域,但会众无法承担将其继续运营下去的成本,许多已空置多年;国家整体的世俗化也带动了教会的衰退。与此同时, 1800 年前建造的教堂被视为国家纪念碑,如何保护和利用这种文化遗产,一直是当地社区关注的关键话题。

日本,奈良—— 9 头奈良鹿因误食塑料后死亡。在日本著名的奈良公园里游荡着超过 1000 只梅花鹿,由于它们亲人的个性,这里成为一个热门旅游景点。园内规定游客可以喂食奈良鹿,不过仅限于一种特殊的鹿饼干,但仍有人随意喂食或乱扔垃圾,给鹿群带来危险。自 3 月以来,园内 14 只死亡的鹿中就有 9 只的胃里发现了塑料,和食物纠结在一起,最重的可达 4.3 千克。无法消化的包装让它们营养不良,虚弱地死去。多起死亡事件后,当地政府已经采取保护措施,安装了更多的警告标识,并安排巡逻的人员。

乌克兰,切尔诺贝利——乌克兰用一个新的金属圆顶,盖住了切尔诺贝利核电厂炸毁的核反应堆。这个装置周三( 10 日)正式启用,耗资 15 亿欧元,巨大的圆顶可达 108 米高,重达 36000 吨。官员称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可移动陆基结构,可以阻止放射性尘埃扩散,并作为反应堆进一步坍塌的预防措施。一年的试运营后,核电厂将可以从监管机构获得许可,开始拆除区域内原来的,已经废弃的苏联住房。

哥伦比亚,布埃纳文图拉——被犯罪困扰的城市寻求驱魔仪式的帮助。哥伦比亚的当地主教宣布在本周末施行这个计划,从直升机上洒下圣水,作为年度守护神庆祝活动的一部分,为整个城市驱魔。在国民军的支持下,这架直升机将由军队提供。位于太平洋沿岸的布埃纳文图拉被评为 2014 年该国最暴力的地方,常年受到暴力、毒品走私和贫困的困扰。在今年的头五个月,这里就发生了 51 起凶杀案。

北京——北京最早展开垃圾分类的小区,使用人脸识别系统,注册刷脸投放。此外,太原、铜陵、杭州等城市还对违规投放垃圾增加了信用惩戒措施,违反生活垃圾分类有关规定,且拒不改正,阻碍执法部门履行职责的,相关信息将被依法纳入个人单位的信用档案。

一些地方也许值得拜访

意大利,都灵——初试无人机协同创作涂鸦。最近,在都灵的 Aurelio Peccei 公园,一众参与者和一群无人机一同完成了涂鸦项目 UFO (Urban Flying Opera) 。地点定在一座有着教堂外观的工厂中,工厂曾为意大利汽车制造商依维柯的厂房。项目邀请参与者表达他们对城市的看法、希望和建议。有超过 1000 人提交了设计,最终选出了 100 件作品,共使用了大约 620 米的油漆。涂鸦创作表演于 6 月 25 至 26 日进行,为意大利技术周的一部分。四架无人机连续两天同时飞行,每架无人机都装有连续喷漆罐。涂鸦分为三层,灰色为故事的主线,红色代表都灵社区,蓝色则增加视觉效果。

图片来自 Archdaily

日本,东京——涩谷的《阿基拉》插画将被撤去。东京涩谷 PARCO 将于 11 月重新开业,施工期间,大友克洋漫画《阿基拉》的巨大插画于2017 年 10 月被绘于临时围挡上。用于作画的墙壁高超过 2 米,全长 51.6 米,成为涩谷一个人气景点,在社交网络上流行。不过,随着 PARCO 开业在即,《阿基拉》插画最早可能于 7 月上旬被撤去。《朝日新闻》称,本周末可能是最后的机会。

新加坡——世界上最高的模块化建筑“ Clement Canopy 大楼”竣工。建筑公司 Bouygues Batiment International 与新加坡模块化建筑实验室 Dragages 合作,完成了 Clement Canopy大楼。大楼高 40 层,是新加坡一个住宅项目,包含 505 套豪华住宅公寓,由两座约 140 米的大楼组成,是迄今为止用模块混凝土建造的最高的大楼。该建筑由 1899个模块组成,大部分模块是马来西亚预制完成的,而后在新加坡的大士进行管道、电力、瓷砖、油漆和防水处理,最后在现场堆叠,形成结构。据研究小组估计,使用这种方法,能将现场废物减少 70% 。

图片来自 Archdaily


题图为巴西利亚局部图。来源于 Wiki Common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