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摄影师迈克尔·沃尔夫去世,他是个香港大楼和生活细节捕手

Tiffany May2019-04-28 06:40:00

虽然他偶尔会在其他城市承接项目,但他的摄影风格主要是在香港磨练出来的。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香港电 — 摄影师迈克尔·沃尔夫(Michael Wolf)周四在离香港不远的长洲去世,享年 65 岁。沃尔夫以对香港五彩缤纷的摩天大楼和当地日常生活的细枝末节的描绘而闻名。

他的长期代理人莎拉·格林(Sarah Greene)以及他工作室的经理皮尔弗朗西斯科·塞拉达(Pierfrancesco Celada)证实了他的死讯。他们没有具体说明原因,但说他是在睡梦中去世的。

在 2005 年名为“建筑密度”(Architecture Of Density)的系列照片中,他捕捉到了香港的高层建筑呈现出的令人眼花缭乱的粉红色、绿色和橙色。他把这些照片比作“超市条码”。

"Night #19," 2005 图片版权:Michael Wolf, via Bruce Silverstein Gallery, New York
“Architecture of Density #39 Hong Kong,” 2005 图片版权:Michael Wolf, via Blue Lotus Gallery
"Back Door #2," 2003 图片版权:Michael Wolf, via Bruce Silverstein Gallery, New York

香港建筑师、美术摄影师郑振扬(Tugo Cheng)在电话中说:“他把一栋非常立体的建筑压缩成了一个表面,让人感觉喘不过气来,迷失在了这样的密度里。”

沃尔夫拍高楼大厦的时候既不包括天空、也不包括天际线,只拍摄高楼大厦狭窄的立面,从而创造出了看似无限重复的建筑照片。

他在 2009 年于 Aperture 基金会发表的一次演讲中谈到自己的照片时说:“这座建筑只有那么大,但它也可能有它自己的 10 倍那么大,因为你不知道它的尽头在哪里。”

仔细观察他的照片,你会发现一些影响建筑立面一致性的细微细节,比如挂在窗户上的洗好的衣服、伸出窗台的杆子,还有在围栏下面飞转的孩子的花朵风车。

“100x100”

沃尔夫后来花了一段时间拍摄室内照片,用一个名为“100x100”的系列记录下了香港正方形的小型公屋。但一些批评者说,他揭露的东西有点儿太多了。

The Transparent City

在“透明城市”(The Transparent City)这个系列里,他从芝加哥的一座楼顶上,用长焦镜头捕捉到了密密麻麻的公寓,也透过点亮的窗户记录下了一些私人生活的细节。

在后来的“一系列不幸事件”(A Series of Unfortunate Events)系列里,他把相机放在了电脑屏幕前的三脚架上,从巴黎模糊的谷歌街景画面中捕捉到了汽车燃烧、狗排便、情侣接吻和骑自行车的人在街头摔跤的画面。

该项目在 2011 年世界新闻摄影奖(World Press Photo)中获得了荣誉称号,因其对技术的创新利用而受到称赞,但人们也质疑它是否应被视为新闻摄影

在拍摄东京通勤者挤在拥挤的列车车厢里、整个人贴在车门玻璃上的情景时,沃尔夫也意识到了他的相机可能打扰到别人。他说:“这种做法有点咄咄逼人,因为这些人没有办法保护自己。”

"Tokyo Compression #18," 2009 图片版权:Michael Wolf, via Bruce Silverstein Gallery, New York
"Tokyo Compression #22," 2009 图片版权:Michael Wolf, via Bruce Silverstein Gallery, New York

该项目获得了世界新闻奖日常生活类大奖。沃尔夫推测,有些人一看到照相机就会闭上眼睛。他说:“他们大概是想:如果我看不到你,你也看不到我。”

他称自己是一名“强迫症型”工作者,在一个项目完成之前,他会不断地去要拍摄的主题那里。

他的长期代理人格林说,正是沃尔夫工作的“强度”让他的作品具有了冲击力。例如,他花了 13 年的时间拍摄在小街里发现的物品,并将其结辑出版,名为《非正式解决方案》(Informal Solutions)。这是一本 264 页的书,分为拖把、靴子、手推车和手套等章节。

他还收集了数以百计的椅子和成千上万的旧玩具,并将这些玩具放到了他的摄影装置作品中。

迈克尔·沃尔夫 1954 年 7 月 30 日出生于慕尼黑,他的父母都是艺术家:他的母亲画画、做陶器,他的父亲写书法。

沃尔夫曾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习,并在德国埃森的福克旺学校(Folkwang School)师从摄影记者奥托·施泰因特(Otto Steert)。他在欧洲新闻周刊《Stern》担任摄影师,39 岁时,在被他称为“中年危机的阵痛”中迁居香港。

虽然他偶尔会在其他城市承接项目,但他的摄影风格主要是在香港磨练出来的。

“Toy Factory Portraits #2,” 2004 图片版权:Michael Wolf, via Bruce Silverstein Gallery, New York

沃尔夫的妻子芭芭拉·沃尔夫(Barbara Wolf)和他们的儿子贾斯珀(Jasper)依然在世。

2005 年,凭借在中国大陆一家玩具工厂拍摄的一系列照片,他获得了世界新闻摄影大奖。

那时他已经开始涉足艺术摄影,在拥挤的香港寻找奇特的生活细节。例如,他拍摄了工人存放在厨房后面的小街上的工具,以及挂在工业管道和竹制脚手架上的手套,这些手套在微风中膨胀,就像一只无形的手伸向整个城市。

2015 年与沃尔夫合著《香港雨伞》(Hong Kong Umbrella)一书的摄影师林亦非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说:“外国摄影师来到香港,通常会捕捉到他们认为是典型香港的东西,比如红灯笼之类的。但他会去后面的小巷,拍一些连香港人都不会注意到的东西。”

多年来,沃尔夫拍摄了没有天空和天际线的高楼大厦,每天早上还会花两个小时拍摄被他称为“长洲日出”的照片——这也是他创作的最后一个香港作品系列。

他说,在搬到长洲之前,他花了很长时间思考该去哪里。沃尔夫 2009 年说:“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都在我脑中闪现,我在许多地方停留过,但没有一个地方能让我产生共鸣。最后,我在香港停了下来,我的整个身心都对我说:‘就是这儿了。’”


翻译:熊猫译社

题图版权:Jeff Spicer/Getty Images for Prix Pictet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