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行为科学家大卫·汉伯格去世,他的研究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暴力

Sam Roberts2019-04-25 09:35:37

汉伯格博士的家族史对于他思考人类野蛮行为的能力起到了深刻影响。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上周日(当地时间 4 月 21 日),大卫·A·汉伯格(David A. Hamburg)博士在华盛顿去世,享年 93 岁。他是一名公众十分熟悉的行为科学家,他的冲突解决理论在冷战期间与苏联领导人的谈判、以及与劫持学生的非洲游击队的谈判中都得到了验证。

他的女儿玛格丽特·汉伯格博士(Margaret Hamburg)是美国科学促进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会长、前 FDA 专员。她表示,汉伯格博士死于缺血性结肠炎。

纵观汉伯格博士的整个职业生涯,首先,他是一位精神学家,他对于从生物学和遗传学角度研究攻击性与暴力起到了推动作用;其次,他也是两大主要专业组织的负责人,在多所高校任教、倡导科学;除此之外,他还是全球资本最雄厚的一家基金会的会长,一直支持规划和政策的他得以助推多项计划方针实施落地。

1984 年至 1986 年间,汉伯格博士出任美国科学促进会主任兼会长;1975 年至 1980 年间,他曾担任美国国家科学院医学研究所(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Institute of Medicine)所长;1982 年至 1997 年间,汉伯格博士被任命为纽约卡内基基金会(Carnegie Corporation)主席。

汉伯格博士是一位多产的作家,1961 年至 1972 年间还担任过斯坦福大学精神病系教授兼系主任。离开卡内基公司后,他与从事儿童发育和心理学研究的妻子贝特丽克斯·汉伯格博士(Dr. Beatrix Hamburg)的另一个身份是纽约威尔·康奈尔医学院(Weill Cornell Medical College)的德威特·华莱士(DeWitt Wallace)杰出学者。

1996 年,为了表彰汉伯格博士对世界和平和公共卫生事业做出的贡献,比尔·克林顿总统(Bill Clinton)向汉伯格博士颁发了美国最高荣誉的文职勋章——总统自由勋章。

少年时期,芝加哥科学与工业博物馆(Museum of Science and Industry)举办了一场关于阑尾切除术的展览,年少的汉伯格博士深深为之吸引,自那时起就开始致力于投身医学领域。(他有一位年仅 14 岁的表兄弟就是因为阑尾炎而夭折。)后来,老师们向他灌输的知识使他对攻击性、压力和冲突的生物学和基因学研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的家人对于情绪和心理紧张都不陌生。

2008 年,他在斯坦福大学的一次采访中表示:“我就是在犹太大屠杀的阴影下长大的。”

他的祖父是一位犹太人,为了逃离拉脱维亚的大屠杀移民到了美国。离开纽约之后,他的祖父在印第安纳州定居,以推车小贩的身份谋生。早在德国人开始大规模屠杀犹太人之前,他就协助将 50 位亲戚从东欧带到了美国。汉伯格博士表示,让祖父意想不到的是,这种恐怖居然源自德国这样一个文明国家。

汉伯格博士的家族史对于他思考人类野蛮行为的能力起到了深刻影响。

1998 年,他在哥伦比亚大学卡内基公司口述历史项目上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在某种程度上觉得,如果这样的事能在德国发生,那么它就可能在任何地方发生。”

汉伯格博士和妻子一起进行了一些研究,探讨人类为了生存,如何将源于本能的、对待不熟悉之人时的谨慎与和这些人一起开展合作的这种本能需求加以调和。

1975 年,他的三名斯坦福研究生和一名荷兰同事在坦桑尼亚从事攻击性的生物学研究,遭到了邻国扎伊尔(现在的刚果民主共和国)武装分子绑架勒索赎金,汉伯格博士不得不亲自解决冲突问题。

汉伯格博士撰写了好几本与冲突解决职业生涯相关的书籍,2015 年出版的《防范的模式:生命的教训》就是其中之一。

在这段引发广泛关注的事件中,汉伯格博士飞往非洲,并在那里进行了长达十周的谈判,人质最终获得释放。(劫持者曾索要 50 万美元的赎金,但根据报道,他们最终同意以 4 万美元释放人质,和解协议至今仍是秘密。)

他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口述历史采访中表示:“那几个月里,我的周围笼罩着世界上最严重的问题:疾病、赤贫、无知、欺骗和暴力。”

他后来在接受卡内基国际事务伦理委员会(Carnegie Council for Ethics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采访时表示,这段经历让他“重新思考如何度过下半辈子,以及是否有可能参与那些导致仇恨、暴力、无知、疾病和严重贫困的政策议题。”

1980 年代中期,汉伯格博士与学术界、政府的军备控制专家、国会领导人一道,定期会晤他们在苏联的同行,讨论如何减少核战争风险。

据他回忆,80 年代末期,他对上一任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Mikhail S. Gorbachev)说,按照裁军谈判的速度,“我认为冷战可能要到 2000 年才会结束。”

他补充道:“正如你所知道的那样,一年后冷战就结束了。这取决于你使用的标准,一两年后,一切都结束了。”

1925 年 10 月 1 日,大卫·艾伦·汉伯格(David Allen Hamburg)出生于印第安纳州的埃文斯维尔(Evansville),父母分别是塞缪尔(Samuel)和贝克尔(Becker)。他的父亲自小随家人从拉脱维亚移民来到美国,曾经梦想成为一名医生,最后却落得在自家经营的干货商店工作。他的母亲是一名家庭主妇,她的父母是东欧人,14 岁之前一直生活在爱尔兰。

1944 年,大卫·汉伯格获得印第安纳大学学士学位,1947 年获得医学学位(同时他还接受了陆军军医的培训)并完成了在耶鲁大学医学院的实习。在那里,他结识了贝特丽克斯·麦克利里(Beatrix Mcleary),后者是第一位从瓦萨学院(Vassar College)毕业的黑人女性,也是耶鲁大学医学院首位黑人女性毕业生。

贝特丽克斯于去年去世。除了担任纽约市前卫生专员的女儿玛格丽特外,汉伯格博士在世的亲人还包括儿子埃里克(Eric,一名公益律师、作家和电影制片人)和三个孙辈。

汉伯格博士著有《如今的儿童:为危机中的一代创造未来》(Today’s Children: Creating a Future for a Generation in Crisis,1992);《不再有杀戮场地:防止致命冲突》(No More Killing Fields: Preventing Deadly Conflict,2002);《学会共处:防止儿童和青少年生长发育中的仇恨和暴力》(Learning to Live Together: Preventing Hatred and Violence in Child and Adolescent Development,2004);《防范种族灭绝:实现早期发现和有效行动的实际措施》(Preventing Genocide: Practical Steps toward Early Detection and Effective Action,2008);与儿子埃里克·汉伯格合著的《给和平一个机会:防止大规模暴力》(Give Peace a Chance: Preventing Mass Violence,2013);以及《防范的模式:生命的教训》。

他是前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在亚特兰大成立的人道主义组织——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董事会的荣誉成员。在周一(当地时间 4 月 22 日)发布的一份声明中,卡特称赞汉伯格博士“为了让我们能够预防不公正和暴力,全身心地研究这些问题的根源。”

接替汉伯格博士担任卡内基主席的瓦坦·格雷戈里恩(Vartan Gregorian)曾经是布朗大学校长、纽约公共图书馆馆长。汉伯格博士担任卡内基基金会主席期间主要关注幼儿和青少年保健和教育、培训教师、预防包括恐怖主义在内的冲突问题。

1985 年,汉伯格博士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暴力是一个老生常谈的主题,如果将暴力比作‘旧酒’,那么承载这一问题的‘新瓶子’是让这种暴力问题迅速蔓延的技术,比如轻视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的这种观念。”

表示,人类面临的挑战就是在接受全球各国相互依存的同时,始终为支持性小团体提供帮助。不过,他也补充道:“在人类这个物种的历史中,几乎没有任何(可供参考的)经历来帮助我们为理解、认同全世界做好准备。”


翻译:熊猫译社 唐尘

题图版权:Neal Boenzi/The New York Times(有裁剪)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