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意大利“后现代主义设计之父”亚历山德罗·门迪尼逝世

Neil Genzlinger2019-03-27 06:46:18

放肆、鲁莽、自由奔放——这类词都可以用来描述门迪尼大大小小的作品。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意大利设计师、建筑师和建筑设计杂志主编亚历山德罗·门迪尼(Alessandro Mendini)曾经承认:“我的作品有时候会有问题。有时候,我的作品甚至对我来说都具有攻击性。”

放肆、鲁莽、自由奔放——这类词都可以用来描述门迪尼大大小小的作品。

例如,他的作品中有一款叫做 Sirfo 的桌子(设计于 1986 年),它是一张小边桌,底座设计成了一只鹅的样子。1992 年,他为德国汉诺威(Hannover)设计了一个公交车站,黑黄相间的方格墙再加上金色的塔楼,令人大开眼界。

还有他最著名的作品——普鲁斯特扶手椅,他凭借自己的想象,对马塞尔·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可能会在回忆往事时放松身心的姿态进行了夸张的呈现。和门迪尼的许多作品一样,普鲁斯特扶手椅也结合了两种不太协调的元素:它是一把超大号的巴洛克风格的扶手椅,却采用了源于艺术家保罗·西涅克(Paul Signac)作品中点彩派的图案作为装饰。

这把椅子是门迪尼在 1978 年制作的。当时他加入了阿基米亚工作室(Studio Alchimia),那里的设计师团队致力于反抗他们眼中现代主义设计的冷漠。门迪尼既有仰慕者,也不乏批评者。

2015 年,门迪尼接受艺术与建筑杂志《Dezeen》采访时表示:“我所有的作品都像人物角色,有的是好的,有的是坏的。有点儿像喜剧和悲剧。”

门迪尼于 2 月 18 日在米兰去世,享年 87 岁。他与兄弟弗朗西斯科·门迪尼(Francesco Mendini)共同创办的建筑事务所“门迪尼工作室”(Atelier Mendini)在 Facebook 上发布了他的死讯。

门迪尼最著名的设计之一是名为“Anna G”的红酒开瓶器,他说这是受到他的好友兼同事安娜·吉利(Anna Gili)的启发而设计的。图片版权:Alessi

亚历山德罗·门迪尼 1931 年 8 月 16 日出生在米兰一个显赫的家族。1959 年,他从米兰理工大学(Politecnico di Milano)建筑专业毕业。在创立自己的公司前,他为建筑师兼设计师马塞罗·尼佐利(Marcello Nizzoli)工作。

他参与了许多著名的项目,包括 1994 年开放的荷兰格罗宁根博物馆(Groninger Museum),他是该博物馆的首席建筑师。他邀请了其他几位建筑师为博物馆设计单独的展馆,设计的效果正如一家旅游网站所说,“究竟是后现代杰作,还是后现代怪物,取决于你提问的对象”。

门迪尼的其他建筑作品还包括韩国仁川的陶瓷博物馆和展览中心,以及为家居用品制造商阿莱西(Alessi)设计的位于意大利奥美良(Omegna)的工厂。多年来,他为阿莱西设计了大量的产品,其中最著名的是名为“Anna G”的红酒开瓶器。这款开瓶器独具创意,外形颇具女性特质。据他说,设计灵感来自他的好友兼设计伙伴安娜·吉利。

2016 年,他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采访时称:“我记得在我小时候,祖母会在餐桌上打开一瓶葡萄酒,这看起来总像是一场精彩的表演,一种仪式芭蕾:转动“头部”,“手臂”上下挥舞,软木塞从酒瓶里弹出时发出声响。就是在那时,我决定设计一款造型拟人化的开瓶器。我画了一个芭蕾舞女演员,一个女性形象。不过,很明显,我潜意识里画出来的是安娜的画像。”

这款开瓶器于 1994 年问世,并大获成功,还衍生了相关产品,比如亚历山德罗开瓶器(Anna G 的男性版本)和安娜胡椒研磨器。

门迪尼还为 Swatch 和三星等公司设计产品,并为美国街头潮牌 Supreme 的装备与服装系列设计了一个滑板。

门迪尼在设计界产生的深远影响,还体现在他担任几家杂志主编这件事上,其中有一家杂志叫《Casabella》,他从 1970 年开始在那里工作了六年。这使他成为 1960 年代和 1970 年代意大利所谓激进设计运动的核心人物。

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馆长葆拉·安东内利(Paola Antonelli)2010 年接受《W》杂志采访时称:“《Casabella》杂志实在是太棒了,封面、创意,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因为门迪尼总是在推动它前进。”

1980 年代,门迪尼在意大利著名建筑设计杂志《Domus》担任过几年的主编,这也是一本重要的杂志,对许多人产生过深远的影响,其中就有澳大利亚设计师马克·纽森(Marc Newson),他在悉尼读书时就拜读过这本杂志。

在接受《W》杂志采访时,纽森声称:“《Domus》是本权威的杂志。当时,每个月都有几本订阅的杂志空运到悉尼,价格高得离谱。我以前常常拿来‘借阅’,它们是我进入设计界的窗户。”

门迪尼的创意影响了“孟菲斯集团”(Memphis Group)。这是意大利的一个设计师团队,在 1980 年代初设计了引人注目的家具。

门迪尼在 2015 年接受英国《地铁报》(Metro)采访时说:“我认为,在将设计从功能主义和技术性的噩梦中解放出来,并让设计更接近艺术世界方面,米兰运动、阿基米亚和孟菲斯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它们都出现在后现代主义时代,后现代主义行事方针都带有一种有趣的人类学视角。”

除了他的同胞兄弟,门迪尼在世的亲人还有一个妹妹米娅(Mia)以及两个女儿富尔维娅(Fulvia)和埃莉莎(Elisa)。

1998 年接受加拿大《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 of Canada)采访时,门迪尼解释了他在这个炫酷的时代对华丽作品的偏爱。

他说:“我会采用很多装饰,因为我认为装饰是人类做过的最古老的事情之一,比建筑设计、实物制作都还要早。”

“反讽”一词有时被用来形容他的作品;其实他自己也用过。在 2011 年建筑与设计网站 Architonic 的一次采访中,他解释了被“反讽”一词描绘的作品在设计领域颇为少见的原因。

他说:“反讽是很难做到的。这是因为反讽是让你进行自嘲,而没有多少人愿意这么做——似乎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更具价值。”


翻译:熊猫译社 胡敏

题图版权:Paolo Veclani, via Bisazza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