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在生活中杜绝塑料制品是什么体验,它有多难?

Steven Kurutz2019-02-22 06:42:55

他们将无塑料的生活方式当作一种有趣的游戏,而不是极度的不便。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在阅读了一篇有关信天翁因误食废弃塑料而死的文章后,贝斯·特里(Beth Terry)顿时意识到:是时候在自己的生活中杜绝塑料制品了。

首先,她对厨房来了次改造:扔掉了购物袋、可微波食用的 Stouffer 牌通心粉和奶酪、Clif 能量棒和塑料桶装的预洗沙拉。

然后她开始审视浴室,将瓶装洗发水替换为洗发皂,用苹果醋制作护发素。不使用塑料包装的牙膏非常难找,所以她用小苏打来代替。

有时候,特里个人的塑料战争也会带来某些尴尬时刻。在前往加利福尼亚的迪士尼乐园参加半程马拉松比赛时,她和她的丈夫不慎将可重复使用的布袋遗忘在酒店,结果发现当地超市只提供塑料袋。他们怎么才能把这一堆苹果、橘子、鳄梨和甜瓜带回去呢?

“我们只好把 T 恤衫卷起来兜住水果,艰难地带回去。”54 岁的特里回忆道,她为了坚持自己的原则,像螃蟹一样蹒跚回到酒店。“如果我为了避免窘迫而违背原则,那么下次就会更轻易地使用塑料制品。”

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将塑料制品的使用视作必须戒除的成瘾行为,并且共同奉行这种生活方式。他们对全球每年制造的成千上万吨的塑料制品感到震惊,而其中大多数都类似吸管等一次性制品,最终只会填埋进垃圾场,更恶劣的情况则是直接丢弃到海洋中。

作为一个营销术语,“无塑料”(plastic free)就像是新型的“无碳水化合物”。在布鲁克林伦敦,有一些主打零塑料产品的商铺相继开业,销售的产品包括硅胶水瓶、纸质拾便器、可生物降解的振动器和亚麻材质的 iPhone 保护套等。

可重复使用的布袋是必需品。图片版权:Adam Amengua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设计师们已经将“无塑料”作为一项崭新的挑战,包括在超市里打造一个无塑料制品货架以及制作不使用“原始”塑料的环保服装。杰夫·布里吉斯(Jeff Bridges)和 SZA 等名人也加入了反塑料运动。

宝洁和百事可乐等“财富 500 强”公司也打算采取行动。今年夏天,这些公司将尝试销售环保包装的产品,如玻璃瓶装的果缤纷橙汁、铝瓶装的潘婷洗发水,还有其他以可再填充的非塑料容器包装的产品等,这不禁让人回想起送奶工上门送货时顺便回收空瓶的时代。

湾区记者、《塑料的秘史:一个有毒的爱情故事》(Plastic: A Toxic Love Story)作者苏珊·弗兰克(Susan Freinkel)说:“人们的意识已经爆发,摆脱琐碎塑料的运动已经开始,很多人已经在行动了。”

但是,在没有塑料的现代世界中生存,无论目标多么崇高,实际上都难以实现。

“你自己磨花生酱吧”

如果你像特里以前做的那样,每周收集塑料垃圾,你就能在地上堆起一座塑料山。要想过无塑料生活,究竟应该怎样做呢?

现居马里兰州格林贝尔特(Greenbelt)的会计师、《无塑料:我是如何改掉用塑料制品的习惯,而你也可以这么做》(Plastic-Free: How I Kicked the Plastic Habit and How You Can Too)的作者特里说:“我想要向人们强调,我们必须一步一步来。不要试图一蹴而就。一直以来我都坚持如此,以免陷入迷茫。”

一个(几乎)没有塑料食品容器的冰箱。图片版权:Adam Amengua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一旦你意识到塑料问题,就会发现它无处不在:在罐装的花生酱和袋装的葡萄中,在管状牙膏和特百惠容器(Tupperware)中,在瓶装的的 Dawn 洗碗液和汰渍洗衣粉中,在多力多滋薯片和牛奶盒的外包装中。

特里表示:“我以为我能够买到所有方便食品的无塑料版本,但我没有意识到,塑料是这些食品存在的前提条件。”

在杂货店里,纵观 10 英尺高的酸奶货架,各种品牌琳琅满目,但只有一种使用玻璃瓶装:优诺酸奶的 Oui 系列。然而你可能并不喜欢这个系列,何况它的价格也更贵。你会如何选择?

为了避免陷入消费雷区,塑料消除者绘制了自己的购物地图。这或许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但最终他们能知道哪家店面出售玻璃瓶装的牛奶,哪家健康副食店可以自行研磨花生酱。他们将无塑料的生活方式当作一种有趣的游戏,而不是极度的不便。

53 岁的戴安娜·科恩(Dianna Cohen)说:“我醒来时就会思考,‘如果不使用任何一次性塑料,我将如何度过这一天?’走进浴室,牙刷就会给你当头一棒。”她是一名现居加州圣莫尼卡(Santa Monica)的艺术家,也是环保倡议组织塑料污染联盟(Plastic Pollution Coalition)的创始人。

“塑料清除者”戴安娜·科恩在洛杉矶的好莱坞农贸市场自带菜篮采购。图片版权:Adam Amengua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对她来说,答案通常来自农贸市场,这些市场在南加州全年开放。不用说,她随身携带着自己的购物包。“我是篮子的忠实粉丝。我会携带篮子或帆布包盛放蔬菜,还会带着我自己的玻璃罐。”科恩说。

像许多秉承无塑料生活方式的人士一样,科恩如果出门,一定会携带她的生态救生包:其中包括一个不锈钢水杯、一套竹制餐具或金属叉子、两个不锈钢吸管盒一个布袋。对她而言,与商店店员交流的额外时间以及出门前准备东西所花费的时间,都是完全值得的。“我必须提前考虑周到。”她说。

塑料清除者为了避免使用这种令人不悦的材料,有时必须重新安排自己的生活。如果某家餐厅只使用塑料盘子上菜,他们就不会在那就餐。吃快餐?大多数包装纸都含有塑料。享用果汁吧的冰沙?除非他们能将冰沙放入不锈钢外带杯中,否则就直接走吧,或在家中自己制作冰沙。买点面包?从当地的面包店购买,可以避免使用密封袋。

但某些情况下,塑料仍然是不可避免的。打针时不得不使用塑料的注射器或静脉滴注袋。遭遇自然灾害后,塑料瓶装的饮用水也是不可或缺的。

塑料清除者们尽管付出了极大的努力,但所有人都承认自己无法完全在生活中消除塑料。科恩有一个十分喜爱且珍藏了数十年的梳子。而特里每次去药房买药时,都必须突破塑料禁令的限制,因为没有药剂师会将药物放入梅森罐(Mason jar)里。

梅森罐中腌渍待售的泡菜。图片版权:Adam Amengua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科恩表示:“这是个日复一日的挑战,但我觉得它变得越来越容易了。这真的只是一种全新行为的学习。”

猪毛牙刷

如今,无塑料生活变得更加容易了,因为观念更加普及,替代品也愈发丰富。现在,商场会销售由丝绸制成的牙线,猪毛制成的木柄牙刷,不锈钢制成的冰盒,蜂蜡涂层棉制成的食品包装,以及其他非塑料制家居用品。

生活在魁北克省韦克菲尔德的杰伊·辛哈(Jay Sinha)和尚塔尔·普拉蒙登(Chantal Plamondon)在他们的儿子出生几年后,于 2006 年开了一家叫做“无塑料生活”(Life Without Plastic)的商店。他们发现,在很多塑料制的婴儿奶瓶中都含有一种叫做双酚 A 的物质。虽然他们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远离有害物质,但很难找到安全的替代品。普拉蒙登不懈探索,发现了一款合格的玻璃奶瓶,这也成为他们最初销售的产品之一。

从那时起,这家商店及其客户群迅速发展壮大。普拉蒙登说:“以前只有妈妈们会关注这个问题,但在最近几年里,人们的关注点已经扩散到塑料污染以及对海洋的破坏。最近我们发现,有越来越多的千禧一代来店里购物。”

科恩喜欢不使用塑料的供应商。图片版权:Adam Amengua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4 岁的特莎·卡尔顿(Tessa Carleton)是一位年轻的“塑料清除者”,她在魁北克省的农村生产和销售手工绳结制品。四年前,卡尔顿和一位环保主义者通过一番交流后,捐献或丢掉了她所有的洗发水瓶子、洗甲水和密保诺密实袋(Ziploc)。直到今天她仍在坚持抵制塑料。

卡尔顿说:“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从不认为它已经结束。”

她与丈夫雅各布(Jacob)共用的农舍就像是一个埋了 75 年的时间胶囊:除了饲养猪和鸡作为食物外,他们还自己制作除臭剂、润唇膏和身体保湿乳。几乎所有的东西,比如她从无塑料生活购买的大麻浴帘,都是用色彩柔和的天然材料制成,也没有品牌。这正是塑料时代未曾到来时家庭生活的样子。

不过,有人质疑购买金属冰块托盘是否只是另一种有意识的消费主义,而在 Urban Outfitters 购买四组一包金属吸管就像是某种时尚与美德的信号。它提供了一种令人自我感觉良好、而又不需要审视大环境影响的方式(运输玻璃或金属所需的能量,都比运输塑料消耗更大)。

但对那些致力于无塑料生活的人说,每迈出小小的一步都能产生一定的影响。

“鉴于塑料污染问题的核心是一次性塑料,如果你坚持做这些不起眼的事情,就能够减少 80% 甚至更多的塑料消耗。”辛哈说道,他曾与普拉蒙登合著了一部无塑料制品生活指南

然而,购买不锈钢或木制品用以取代塑料制品,或购买新鲜食品而拒绝包装食品,通常开销也会变大。在贫困社区,杜绝塑料制品可能非常困难。而且并非每个人都有机会去逛全年开放的农贸市场,更别提在市场里买东西了。(根据 U.S.D.A. 提供的数据,截止到 2019 年 2 月初,美国有超过 3200 个农贸市场必须使用食物券才有权购买。)

29 岁的克里斯塔尔·安布罗斯(Kristal Ambrose)是一名环境科学家,巴哈马塑料运动(Bahamas Plastic Movement)就是她创立的。作为一个倡导组织,成员们每天都面临着一个挑战:在岛上销售的大部分产品都由轮船运载进口而来,包装均为塑料。

“我在可控的区域里杜绝塑料制品的使用,对我来说,不使用塑料袋的意义及其重大。但作为母亲需要关注工作、孩子和许多其他的事情,他们的优先级是不同的。”安布罗斯说道,她总是随身携带竹制餐具和可重复使用的瓶子。

她打算证明:若想避免使用塑料制品,你不需要变得多么富有。“有些人买不起竹子套装,但可以随身携带家里的叉子。即使是用完的意大利面酱罐也能制成可重复使用的物品。”安布罗斯说。

你可以做到吗?


翻译:熊猫译社 潘欣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