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因使苏联解体而常被指责的前总统叶利钦,关于他的展示中心展示了什么?

Andrew Higgins2019-02-17 06:43:50

这个纪念馆或许已经成为俄罗斯最受欢迎、当然也是装备最为齐全的关于另类历史和反传统思想的前沿阵地。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俄罗斯叶卡捷琳堡电 —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曾痛斥那些年是混乱、犯罪活动横行和“极度贫困”的时期,“没有人希望再次看到那些场面”。

克里姆林宫控制的新闻媒体经常猛烈抨击他们所称的“野蛮的 1990 年代”,一个象征着个人耻辱,国家的软弱让人感到丢脸的时期。

然而,所有这些骂名为鲍里斯·叶利钦总统中心(Boris Yeltsin Presidential Center)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关注。这座位于西伯利亚边缘的名人纪念馆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向人们介绍这位饱受谩骂的俄罗斯前总统的事迹以及他动荡的执政岁月:他从 1991 年苏联解体到 1999 年担任总统一职。

亚历山大·德罗兹多夫(Alexander Drozdov)说:“我很高兴看到,人们一直以来都在批评 1990 年代。我对他们说,你们要‘继续批评,别停’。”他在一家负责管理叶利钦中心的私人基金会担任执行董事。这个中心是一家博物馆以及档案室,向民众介绍俄罗斯第一位由人民选举产生的领导人——叶利钦。根据民意调查,人们普遍憎恨这位已故总统。

这个博物馆自三年前开放以来,已经吸引了 70 多万游客。图片版权:Ksenia Ivanov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克里姆林宫的喉舌经常对叶利钦以及他掌权的时代嗤之以鼻,他们的批评给这座建筑物带来了一种吸引力,人们纷纷来到这里回忆那段紧张不安的岁月。开馆三年来,它吸引了逾 70 万游客。

这个纪念馆或许已经成为俄罗斯最受欢迎、当然也是装备最为齐全的关于另类历史和反传统思想的前沿阵地。

从表面上看,坐落在叶卡捷琳堡城市中心湖畔的这座综合体建筑,展示了俄罗斯如何在普京的领导下变得更好。叶利钦总统在这座工业城市里度过了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这里也是沙皇尼古拉二世和他的家人被布尔什维克杀害的地方。

纪念馆不仅有着闪亮的现代化造型,还有高效的运行机制,并配备有许多高科技的展示系统。

但从本质上讲,这个综合体建筑是为叶利钦下台后俄罗斯失去的许多东西而作的哀歌。1999 年 12 月 31 日,叶利钦将权力移交给了他指定的继任者普京,并对他说:“照顾好俄罗斯。”

德罗兹多夫说,如果叶利钦能活着看到普京带领这个国家走向何方,他“肯定会非常失望,并失声痛哭。”

这个中心或许已经成为俄罗斯最受欢迎的、当然也是装备最为齐全的关于另类历史和反传统思想的前沿阵地。图片版权:Ksenia Ivanov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其中一个展台展示了在一档讽刺时政的电视节目中出现的木偶,这个节目在 1990 年代无情地嘲讽了叶利钦和他的同僚。不过,这档节目后来被普京要求停播,他对自己在节目中既丑陋又矮小的木偶形象感到愤怒。

眼下,曾经播放这档每周秀的俄罗斯私营电视台 NTV 被国家控制,充当克里姆林宫政治宣传的“话筒”。

主张西化的自由主义者大多认为叶利钦是一位勇敢的英雄。尽管他本身具有严重的缺陷,但他曾团结人民起来反抗共产党强硬派在 1991 年 8 月发动的政变,推翻了苏联,并引入资本主义,使俄罗斯成为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

然而民族主义者和左派人士认为,他充其量不过是个喝着伏特加的小丑,往坏里说,他不过是个为西方各国效命的叛徒。

他们想要关闭这个综合体建筑,或者至少是对其进行改造,以创造出当地一位多嘴的评论家——伊利亚·贝卢斯(Ilya Belous)所构想的“叶利钦罪行博物馆”。(一位与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的穆斯林神职人员建议,干脆炸毁它。)

亚历山大·德罗兹多夫在一家管理叶利钦中心的私人基金会担任执行董事。图片版权:Ksenia Ivanov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克里姆林宫的批评家叶夫根尼·罗伊兹曼(Yevgeny V. Roizman)表示:“普京的公关团队把一切简单化了,只是在外观形象上将年轻、有活力的普京和年老、酗酒的叶利钦做对比。”他去年夏天辞去了叶卡捷琳堡民选市长的职务,以抗议这座城市取消市长选举制度。

这位前市长说:“许多人并没有真正了解 1990 年代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根本不明白叶利钦做了什么,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做。”

“人们指责叶利钦摧毁了苏联,但没有人摧毁她,”他补充道,“苏联由于无法在意识形态和经济上支撑自己,而自行解体。就这么简单地崩溃了。”

叶利钦中心馆长、毕业于纽约大学的迪娜·索拉戈纳(Dina Sorokina)表示,建设这个纪念馆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美化叶利钦的形象——尽管展览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叶利钦统治中一些可憎的特征,尤其是在腐败的私有化交易下出现的寡头。

她说:“我们的目标不是要把纪念馆变成圣徒言行录,而是成为一个理解那个时代,以及俄罗斯现在处境的一个窗口。”

参观者在博物馆观看一部关于这位前俄罗斯领导人生平经历和家庭生活的纪录片。图片版权:Ksenia Ivanov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对俄罗斯寡头的闭口不提,或许可以用入口处的捐赠者名单来解释:其中包括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和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等亿万富豪,他们都是在 1990 年代发家致富的。

奇怪的是,普京也被列为捐赠者,他和叶利钦的遗孀奈娜(Naina)一起出席了开馆仪式。

普京在生硬的演讲中表示,博物馆讲述了“在困难时期,这个国家发生过的真实故事”。

德罗兹多夫回忆说,总统“毫无表情”地走过那些关于“失去的自由”的展厅。

“他就像一具木乃伊。”德罗兹多夫说。

前市长罗伊兹曼说,克里姆林宫对这个项目的支持源于普京统治核心的矛盾。虽然他毁掉了叶利钦留下的很多遗产——尤其是在政治方面——但他的掌权要归功于叶利钦。

参观叶利钦中心的人可以看到,在 1991 年 8 月共产党强硬派发动政变时,典型的苏联公寓是什么样子。图片版权:Ksenia Ivanov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普京的成功要归功于叶利钦。”罗伊兹曼说。

一向重视忠诚的普京从未亲自攻击过叶利钦。但他给了官方新闻媒体自由发挥的空间,让这些机构可以振振有词地攻击这名前任的遗产。

叶利钦生于叶卡捷琳堡附近,1970 年代作为共产党领导人统治这座城市。他在 2007 年去世,享年 76 岁。

但叶利钦在俄罗斯仍有很大的影响力,尽管他主要是国家电视台上普京支持者的出气筒,也是许多普通俄罗斯人所憎恨的对象。人们指责他造成了苏联帝国的灭亡,让俄罗斯陷入了贫困和混乱。

普京经常利用公众对苏联时代的怀念之情,并自夸终结了 1990 年代的经济困难和政治混乱。不过,这个中心让人们能以一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去看待过去。

纪念馆以一部动画电影迎接参观者,庆祝叶利钦成为俄罗斯一千多年来首位打破血腥暴政恶性循环的领导人。

一向重视忠诚的俄罗斯总统普京从未公开批评选择他为接班人的叶利钦。图片版权:Ksenia Ivanov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纪念馆除了举办展览,宣传叶利钦和他为解放俄罗斯所做的一切努力外,还时不时举办研讨会、辩论和文化活动,这些气氛活跃的活动与俄罗斯文化部在莫斯科提倡的单调而强烈的爱国主义有很大不同。

到目前为止,普京掌权的时间已经是叶利钦的两倍,他还将继续引领俄罗斯前进。随着人们对俄罗斯发展的信心有所下降,1990 年代的惨痛记忆可能会变得更具吸引力。

叶卡捷琳堡居民尼基塔·什托夫(Nikita Shitov)在叶利钦时代创办了一家小企业,普京上台后,他眼睁睁地看着巧取豪夺的官员毁掉了自己的产业。他说 1990 年代虽然毫无秩序,“但国家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左右着我们的生活。”

虽然媒体经常将普京塑造成一个俄罗斯救世主的形象,但公众并不完全信服。这一点可以从叶卡捷琳堡市内的另一家博物馆的客流量反映出来,在那里举办的“俄罗斯:我的历史”(Russia: My History)展览以充满了民族主义色彩观点来讲述过去,不过展馆的大厅却经常空无一人。

它将 1990 年代描绘成一段苦难不断的时期,将普京的执政时期描绘成一个繁荣的国家复兴时代。

叶利钦博物馆是位于照片中间的低矮建筑。图片版权:Ksenia Ivanov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尽管受到官方媒体的大力宣传,这个博物馆在上周除了迎接前来进行实地考察的学生外,没有其他的参观者。

对叶利钦中心持有不满意见的批评者中,大部分是类似尼基塔·米哈尔科夫(Nikita Mikhalkov)这样哗然取宠的名人。他是一名电影制作人,在叶利钦的总统任期内事业蒸蒸日上,但后来他把自己重新塑造成一名伟大的俄罗斯爱国者和普京的支持者。

他一再要求关闭这个中心,并停止莫斯科市中心第二个叶利钦博物馆的建设工作,以保护俄罗斯免受这位前总统的“毒手”,但迄今为止没有成功。

这些谴责只是起到了维持公众兴趣的作用。

23 岁的共产党人安德烈·皮拉什科夫(Andrei Pirashkov)去年当选叶卡捷琳堡市议会议员。他表示自己并不崇拜叶利钦,但他需要经常出入这个纪念馆以参与在那里举行的气氛活跃的研讨会以及辩论会。

“我反对围绕叶利钦的个人崇拜,”皮拉什科夫说,“不过现在真正的问题在于对普京的崇拜。”


翻译:熊猫译社 驰逸

题图版权:Ksenia Ivanov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