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Voice:意大利有一批法西斯主义者,其实并不支持法西斯

姜天涯2018-12-29 07:08:57

“因为拒绝接受反法西斯主义的道德优越感”,这个理由听起来并不严肃。哪怕只是形式上的“墨索里尼”再现,都值得警惕。

Salvini 的支持者不一定是法西斯主义者,但他们不接受对法西斯主义先发制人的拒绝。因此,他们并不会因为自己的领导人引用墨索里尼的话而感到愤怒,因为对他们来说,他们更拒绝接受左派(谴责法西斯主义)的道德优越感。”

墨索里尼历史小说的作者 Antonio Scurati

意大利的民粹主义开始回潮,连带着对过去法西斯主义的禁忌也开始松绑,曾经的独裁者墨索里尼在意大利成为了一股风潮。

罗马街头的报摊售卖着墨索里尼主题日历。而且并非只有 1 家印刷厂在制作墨索里尼日历。总部位于罗马的 Gamma 3000 印刷厂,是上世纪 90 年代初第一家开始生产墨索里尼日历的公司,目前有三家竞争对手。该公司每年印刷 1 万份日历,不管是否有人订购,这些日历都会分发到意大利各地的报摊。

Gamma 3000 的主管 Renato Circi 表示:“由于一项法规的允许,这些报纸被纳入了送报行列。但报摊主们没有义务出售它们。”随着民粹主义的兴起,售价 9.9 欧元的墨索里尼日历需求量越来越大。“民粹主义让人想起历史人物”, Circi 说,“我们注意到,在墨索里尼的新粉丝中,尤其是年轻人的存在越来越多。”

Circi 并没有对印制日历感到羞耻,“我们制作的日历从猫到教皇方济各,从比约神父到芭比,因为这是市场想要的。墨索里尼(的日历)也是如此,我们是一家满足市场需求的出版公司。”

而墨索里尼和希特勒、斯大林的头像也被印在了一些红酒瓶上。其中一家售卖此类红酒的店主认为:“人们买来作为礼物,或许是送给他们的法西斯主义朋友。当然他们是有冒犯,但我认为这只不过是怀旧。”

墨索里尼 2017 日历,来自 twitter@geowriter

上世纪 90 年代走上政坛、曾四度担任意大利总理的 Silvio Berlusconi ,是第一个帮助恢复墨索里尼形象的人,他赞扬墨索里尼,并与由新纳粹意大利社会运动产生的 National Alliance 结盟。

2017 年,意大利前中左翼政府曾出台一项法律,旨在限制法西斯主义物品的分发,但该法案未能在任期结束前得到国会两院的批准。

今年 6 月上台的意大利新政府,在人事组成上充满欧洲怀疑论和民粹主义元素。右翼政党“北方联盟”领导人、意大利副总理兼内政部长维尼 Matteo Salvini 有时还会引用墨索里尼的话,为新法西斯思想传播推波助澜。并且他并不认为这是一个负面描述,他曾对 CNN 表示:“(民粹主义者)被用作侮辱,但对我来说,这是一种恭维”。他认为:“听取人民的意见,作为一名部长到城市、广场、车站、医院,对我来说是一种义务和快乐。”

而该联盟的支持者则会在参加集会的时候,高举印有墨索里尼照片的标语,旁边伴有 Salvini 的名字。新法西斯组织 Forza Nuova 和 CasaPound 的游行活动,也已成为家常便饭。

导致墨索里尼“犹存”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一些意大利人认为他是意大利最后一位“铁腕”领导人,虽然他臭名昭著,但他在位期间不仅恢复了法律和秩序,还修建了更好的住房、道路、交通系统和学校,同时还投资于工业。

这种“怀旧思想”也与意大利面对历史的态度有关。罗马德国历史研究所的 Lutz Klinkhammer 表示,与德国和日本不同,意大利未能对战犯提起公诉,这让后代人得以在一定程度上净化墨索里尼。“审判对公众记忆的形成非常重要,他们会创造了一个主导叙事。审判的缺乏部分解释了为什么意大利只记得它所遭受的痛苦,而不记得它所造成的痛苦。没有内疚感促使人产生怀旧情绪,也促生了墨索里尼的这种现代主义者、人性化形象。”

现任内政部长 Salvini 模仿独裁者直接但极端化的沟通方式,让他在意大利政坛中拥有一席之地。但畅销墨索里尼历史小说的作者 Antonio Scurati 则认为,“ Salvini 的支持者不一定是法西斯主义者,但他们不接受对法西斯主义先发制人的拒绝。因此,他们并不会因为自己的领导人引用墨索里尼的话而感到愤怒,因为对他们来说,他们更拒绝接受左派(谴责法西斯主义)的道德优越感。”

Antonio Scurati 的小说《世纪之子——关于墨索里尼的小说》M. Il figlio del secolo (Il romanzo di Mussolini Vol. 1)  )目前在亚马逊的意大利历史小说中排名第一。但与日历买家不同,很少有读者是墨索里尼的崇拜者。这本书把墨索里尼和法西斯主义的寓言当作小说来写,剖析了墨索里尼生活的方方面面,但并非虚构作品。

Antonio 说:“ 99% 的(读者)是反对法西斯主义的,尤其对于进步的年轻人来说,他们读了一本书,这本书最终帮他们以一种有趣、清晰、易懂的方式理解(那段历史)。”


题图来自 twitter@ggatehouse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