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全球最大储煤盆地即将开工,它面积跟英国相仿,煤炭储量相当于中国 1/5 | 好奇心小数据

王毓婵2018-12-26 17:40:48

这块名为加利利的盆地位于澳洲,未开采的煤炭储量约为 270 亿吨。

本月,位于澳大利亚加利利盆地的 Carmichael 煤矿正式开始筹备动工。它曾被国际能源署描述为“可能是目前正在开发的最具争议的煤炭项目”。

Carmichael 煤矿所属的加利利盆地面积约为 25 万平方公里,差不多和英国的面积一样大。十年前,它被印度亿万富翁高塔姆·阿达尼买下,并获澳大利亚联邦和地方州政府的开发批准,但因筹不到足够资金而一再推迟动工兴建。

根据 Enerdata 发布的《2018 全球能源年度报告》,澳大利亚现在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煤炭出口国了。2017 年,澳大利亚向世界其他各国出口了 3.7 亿吨煤炭。

澳洲当地政府估算,如果 Carmichael 煤矿得到全面开发,澳大利亚的煤炭出口量有可能增长一倍以上。而整个加利利盆地所蕴藏的煤炭资源则远超这个数字,达到 270 亿吨,可以排在煤炭储量国别榜第六,比印尼全国的储量都多。

这项庞大的煤矿工程的资金来源一直成问题,阿达尼曾数次透露称有几家中资银行考虑提供贷款,但最终未能成行。同时它一直以来遭受着环保团体和部分政界人士的猛烈抨击。

在过去的几年里,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澳洲的这个煤矿。几乎全球所有的大型煤田都或多或少地面临着来自政府、环保组织、投资人的压力。政府不愿批,财团不愿投,从 2011 年到 2015 年,全球煤炭价格经历了大幅下跌。

但同时,煤炭价格的下跌又刺激了煤炭消费,影响了开发、存储成本高的清洁能源的普及,莫名地转为了煤炭的卖方市场。从 2016 年开始,煤炭价格逐渐回暖。2017 年,煤炭开采量也重新上升。

现在,虽然当地环保组织已经抗争了近 10 年,但这块庞大的煤田还是要开始动工了。它增加的供应很可能打断煤价上涨之路,而煤炭价格承压之后有可能吸引到更多消费者。

世界无法割舍煤炭,主要还是因为它价格相对便宜

从本世纪初以来,人类对煤炭的需求量和开采量就在稳步上升,并在 2013 年达到了巅峰。国际能源署曾乐观地预计,2014 年就是人类对煤炭需求的顶峰。旨在减少温室气体的《巴黎协定》通过后,协定各方允诺减少煤炭使用,也包括全球最大煤炭消费国,中国。

但事实是,在中国和世界共同经历了煤炭消费量三年连跌后,2017 年,二者对煤炭的需求量和开采量再一次共同上升。而且今年很有可能还会继续上涨。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2018 年 1-9 月,全国煤炭消费量约 28.75 亿吨,同比增加 8400 万吨,增幅为 3%。预计 2018 年中国煤炭消费量将比去年增长约 4000 万吨

2017 年中国能源局发布了《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了“到 2020 年煤炭消费比重应降到 58% 以下,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 41 亿吨以内”的目标。

但仅仅 5 个月后,发改委又放宽了产能置换标准。提出“煤炭管理部门从政策上全力支持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煤矿组织生产,煤炭企业要满负荷运行,保障市场供应,坚决抑制煤炭价格过快上涨。”

“……要充分考虑本地用煤需求,在做到‘保供应’的前提下,组织去产能,且为了保供应,甚至可产煤矿‘应复尽复’,保障煤炭供应。”

受此影响,中国煤矿产量重新开始上升。当年 12 月,发改委又口头通知相关政府部门,暂时取消进口煤限制。受此鼓舞,全球主要煤炭出口国如印度尼西亚和美国等产量应声而涨。

根据 Enerdata 的数据,中国能源消耗依旧以煤炭为主。煤炭能源占到了中国总体能源消耗比重的 64%,远超所有类型的其他能源。距离到 2020 年达到 58% 的目标还有 6 个百分点,这个任务非常艰巨。要转变整个国家的能源结构,需要漫长的周期。

平衡环保和经济效益的难题不是中国独有

世界不同地区对能源的使用成本不同,越是欠发达地区,使用清洁能源的成本越高。以印度为例,在过去几十年里,使用煤炭发电的成本一直低于使用风能和太阳能。2017 年上半年,使用煤炭发电的成本是 52 美元/兆瓦时,而使用太阳能发电的成本是 68 美元/兆瓦时,使用风能发电的成本是 72 美元/兆瓦时。

除了价格因素,煤炭易于获取、易于储存和运输,适合满足工业化经济的能源需求。地下有数百万吨的煤炭可供挖掘。相比之下,即使可再生资源迅速传播,它们也有自身的局限性:风力的产生需要风的吹动;同理,太阳能也需要阳光。这就要求更换传统电网。

哈佛大学能源政策博士、印度煤炭研究专家罗希特·钱德拉(Rohit Chandra)指出:“煤炭地位难以动摇的主要原因是,我们已经围绕它构建了整个体系。”目前煤炭占到了印度能源结构的 58%。巴拉说:“并不是我愿意用煤。而是必须用。”

由于来自亚洲发电厂的强劲需求,动力煤价格自 2016 年以来已经翻了一倍多。

BCG 通过建模得出一种“最理想化的”减煤场景:假设经合组织国家和中国在 2018 年停止建设新的燃煤电厂,并到 2020 年关闭所有 40 年以上的工厂,到 2030 年关闭所有 35 岁以上的工厂;同时,世界其他地区从 2025 年起停止建设新厂,并到 2030 年退休所有 40 岁以上的工厂——在这种情况下,煤炭需求才有可能在现有基础上到 2040 年下降 14%。


制图:冯秀霞

题图:visualhunt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