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玛莎·葛兰姆现代舞团《寂静悲喜》,其中还有玛莎·葛兰姆编舞作品

晏文静2018-10-24 16:27:20

《狂喜》、《黑暗牧场组曲》、《迷宫》、 《悲怆变奏曲》 、《森林》。

主创介绍

《寂静悲喜》是玛莎·葛兰姆现代舞团的作品集合,5 部作品有 3 部作品由玛莎·葛兰姆编舞。

玛莎·葛兰姆 1894 年出生于美国,逝于 1991 年,一生创作了 181 个舞蹈作品。她的舞蹈具有开创性的风格,质朴又充满激情。此外,她还大胆地为舞蹈赋予意义和主题,是现代舞最早的创始人之一。

1998年,她被《时代》杂志提名她为“世纪舞者”,被认为是 20 世纪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

玛莎·葛兰姆纪录片截屏

点击这里可查看玛莎·葛兰姆纪录片)

玛莎·葛兰姆现代舞团即由玛莎·葛兰姆创立,成立于 1926 年。它和玛莎·葛兰姆一起发展了现代舞蹈,也培养了包括莫斯·康宁汉、艾瑞克·霍金斯、铂尔·朗、帕斯卡·瑞尔特和保罗·泰勒在内的众多舞者。

《狂喜》

编舞:玛莎·葛兰姆
新版重构:维尔日妮·梅赛纳
服装设计:玛莎·葛兰姆
音乐:莱曼·恩格尔
重构版音乐:拉蒙·乌梅特
灯光设计:尼克·洪

《黑暗牧场组曲》   

编舞/服装设计:玛莎·葛兰姆
改编:珍妮特·艾尔伯
作曲:卡洛斯·查韦斯
灯光设计:尼克·洪

《迷宫》        

舞蹈设计:玛莎·葛兰姆
编曲:吉安·卡洛·梅诺蒂
灯光设计:劳伦·利布雷蒂
服装设计:玛丽亚·加西亚

《悲怆变奏曲》   

编舞:布拉瑞扬·帕格勒法、阿斯祖尔·巴顿、拉里·凯格温
作曲:古斯塔夫·马勒、乔治·克拉姆、弗雷德里克·肖邦
灯光设计:贝弗利·埃蒙斯
构思:珍妮特·艾尔伯

《森林》  

编舞:蓬图斯·利德贝里
音乐:欧文·法恩
服装:里德·巴特尔姆、哈丽雅特·郑
面具图案:温特克罗夫特设计
灯光:尼克·洪

内容介绍

《寂静悲喜》包括《狂喜》、《黑暗牧场组曲》 、《迷宫》 、《森林》 五个舞蹈作品。

以下是演出宣传页面上关于这五部作品的介绍:

《狂喜》(1933 年)是葛兰姆的第37部舞蹈作品。在 1980 年的一次采访中,葛兰姆曾提及舞蹈的创作灵感源自某天发掘出的一个猛然顶胯的动作,由此,她探索出一套蕴藏着深刻意义的“扭曲动作”。葛兰姆总结说:“在创作《狂喜》之前,我一直采用更加静态的形式,试图找到富有仪式感的身体运行状态。”在对这部独舞作品原始版本所留存的零散资料进行了研究之后,维尔日妮·梅赛纳对《狂喜》进行了重新构思和再创作。 

《黑暗牧场组曲》(1946 年)是《黑暗牧场》的精选集。《黑暗牧场》由玛莎·葛兰姆创编,1946 年 1 月 23 日在纽约普利茅斯剧院首演。新版《组曲》创作于 2016 年,旨在对玛莎·葛兰姆在《黑暗牧场》中为舞者们创作的非凡舞蹈进行集中展示。齐舞和对舞被公认为葛兰姆最具建构性、仪式性和深刻性的创造,其灵感源于葛兰姆对美国西南和墨西哥两地原住民所沿袭的仪式的钟爱。墨西哥作曲家卡洛斯·查韦斯为葛兰姆谱写出了广袤宏大的音乐,舞者们则通过足部和身体的其他部分制造出打击音效与音乐相应和。在创作笔记中,葛兰姆写到:“在永无止境的探索和冒险之旅中,神秘总是相伴相随。《黑暗牧场》是对这些神秘事物的重现。”这部作品是对人生旅程的抽象表达,是对个人与社会关系的不断探索,是葛兰姆作为二十世纪中期现代主义领军人物的力证。

《迷宫》首演于 1947 年,由吉安·卡洛·梅诺蒂担纲作曲,野口勇担任舞台设计,玛莎·葛兰姆领衔主演。这一双人舞作品的灵感多多少少来源于忒修斯勇闯迷宫,对抗半人半兽的怪物弥诺陶洛斯的神话故事。玛莎·葛兰姆从阿里阿德涅的视角重新讲述了这个故事——阿里阿德涅潜入迷宫,征服了弥诺陶洛斯。《迷宫》当前的版本是为了应对飓风桑迪给原版舞美和服装所造成的破坏而重新制作的。本版制作特意删除了经典版本中的一些要素,使我们将注意力更多地集中于舞蹈本身戏剧性的身体旅程之上。

《悲恸变奏曲》创作的初衷是为了纪念“ 9·11 事件”,于 2007 年 9 月 11 日首演。这部作品以玛莎·葛兰姆拍摄于 1940 年代初的一部影片开场。影片中,我们可以欣赏到葛兰姆的曼妙舞姿,时至今日,这支独舞已成经典。《悲怆变奏曲》则是特定创作条件下的产物——每位编舞须根据自己对葛兰姆影片的解读,自主创作出编舞设计图。他们还要遵守以下要求:在 10小时内完成排练;在配乐方面,选用版权为公有的音乐作品,或者采用无音乐的静默形式;搭配基本必需的服装和灯光设计。《悲怆变奏曲》最初只计划演出一场,但由于观众反响热烈,该作品便成为玛莎·葛兰姆舞团的永久剧目。

《森林》(2016年)的出发点不是某一概念,而是欧文·法恩的音乐。在音乐中,编舞蓬图斯·利德贝里听到了结构以及潜在的意象:森林、月光、以及漫游的生灵。蓬图斯·利德贝里希望二者能够形成互动。所以选择将舞蹈动作重新排列,并进行重复,从而打破作品的线性发展,赋予其循环的特质。蓬图斯·利德贝里也经常从舞者那里汲取灵感和动力,《森林》正是主创与舞团舞者共同创作的结晶。正如蓬图斯·利德贝里在许多其他作品所表达的一样,个体是与群体的对立面——孤立在外的个体寻求着与他人建立联系的途径,但同时又与群体分道而行,保持着自己的轨迹。


题图为《寂静悲喜》宣传照,来自国家大剧院宣传页面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