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共享单车坟场摄影师吴国勇,用声画呈现了荒诞

姜天涯2018-09-03 06:35:00

拍摄还在继续,因为坟场还存在着。

已经 50 多岁的吴国勇是“自由摄影师”,他不属于任何摄影团体。

他早年学水利专业出身,毕业之后参加过一些国家城市建设的重点工程。 1992 年到深圳,当时干的还是技术方面的活,同时开始下海做生意。

走上摄影之路对他来说就像下海一样,是个分水岭。

2011 年他专门去找摄影培训学校学习摄影。在这之前他的拍摄以旅游风光为主。摸索了一阵之后,他开始拍摄系列作品。

从 2015 年 10 月到 2017 年 7 月,吴国勇完成了《深圳河》的主题拍摄,并于 2017 年 9 月在深圳举办了《深圳河》摄影展。

真正让他在网络上火起来的是共享单车坟场的一系列照片和视频,他走访了全国二十多个城市,用无人机俯拍了城市角落里那些被遗弃堆放的彩色共享单车,他给这组作品取名《无处安放》。

广州天河,摄影:吴国勇
上海浦东,摄影:吴国勇
武汉洪山,摄影:吴国勇
天津王庆坨,摄影:吴国勇
福州晋安,摄影:吴国勇
北京朝阳,摄影:吴国勇
杭州下城,摄影:吴国勇
昆明五华,摄影:吴国勇


厦门同安,摄影:吴国勇
南京江宁,摄影:吴国勇
深圳南山,摄影:吴国勇
广州海珠,摄影:吴国勇
上海虹口,摄影:吴国勇
北京丰台,摄影:吴国勇

从一名共享单车普通用户到拍摄它的摄影师,也就一年多的时间。在这期间,吴国勇注意到共享单车逐渐占据自己小区和地铁口附近,也开始陆续听闻一些共享单车品牌的倒闭。去年 9 月,他第一次在网络上看到杭州出现了共享单车坟场。今年 1 月,深圳也开始清理了。但是当时的他并没有找到集中的共享单车坟场,只拍摄过一些小规模的丢弃堆放。

真正开始着手《无处安放》这个项目是在今年 3 月。他看到深圳电视台播放小蓝单车停止运营,镜头扫过深圳龙岗的一处镜头。他想要找到这些堆放点,最开始的时候他询问过相关部门,也找过共享单车公司,但是对方都拒绝了。之后,他通过新闻报道和网络找到了第一处堆放点。当从无人机的画面里看到“蓝色坟场”的时候,他震惊了。

于是从 3 月初到 6 月,他走访了全国二十几多个城市,拍摄了大量的共享单车坟场。最后他选择用静态图片、视频和 VR 三种形式呈现他所看到的场景。

吴国勇说,他希望观众可以体验到共享单车坟场周围的面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用静态图片还不够清晰,用 VR 是一种很好的补充。

无人机和 VR 技术的使用,得益于他前几年的另外一个拍摄项目《深圳河》。最开始的时候,他也是用传统爬高楼的方式一点点窥探深圳河。但是他觉得楼顶的视角太单一,于是他开始接触到无人机。

视频《无处安放》加了配乐之后显得更为触目惊心。吴国勇在拍摄的时候就有意留下了现场的录音,最后配乐是现场原声和配乐的结合。他和他的朋友花了很多时间在选择音乐上,他们希望配乐可以承担这种荒诞感。

《无处安放》,吴国勇

影像的方式是非常震撼的。吴国勇认为,它作为一个摄影项目的存在,远比单个拍摄一个地方的震撼力大很多。

早些年,吴国勇也经历了所有爱好摄影的人都经历过的过程,也曾去摄影胜地拍照,等过日出日落,他将这些称之为“风光沙龙片”。但是经历过这些之后,从 2014 年开始他觉得还是应该做一些自己的东西。在这之后,他拍摄过深圳的河,也拍摄过戒毒人员的专题。

拍摄深圳河的时候,他往返深圳和香港,从两边不同的视角记录下了这条历史之河。这条河见证了被迫在 176 年前割让香港、 158 年前割让九龙以及 121 年前强租新界的历史;也见证了 40 年来河北岸的小渔村蜕变成为人口超千万的大城市。吴国勇希望这组照片能引发深圳市民的共鸣,让大家对生活的城市有更多的归属感。

除此以外,他还拍摄过惠州市启明星社工服务中心的戒毒人员,这个项目去年也举办过一个小规模的展览。“只有 3 %左右的人能完全戒断化学毒品。”从 14 年开始至今,吴国勇陆续在跟随社工服务中心拍摄,记录戒毒人员的故事。

吴国勇认可共享单车作为一个便民的存在,但是它应该有一个更好的技术支持和一个更好的监管。尽管央视也播出了关于吴国勇《无处安放》的专题,但是“好像政府的声音你还是没听到。包括人民日报、新华网、中国日报,这些所有的官媒都转发了,但是政府没有声音。我相信他们应该会有所留意,做相应的安排,但是对公众好像没有他们的声音。”

有一次,吴国勇在厦门拍摄,管理人员将他扣住了,警察随后也出现了。最后他把照片删了才让他走。

《无处安放》还没有结束,吴国勇说他了解到目前还有几个坟场,他马上就会着手去拍。他希望做到一个资料的完善,当然他更希望的是不再出现新的共享单车坟场。“可能等到有一天这个‘共享单车坟场’可以成为一个历史名词的话,那这个项目就算是彻底结束了。”


题图来自吴国勇《无处安放》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