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在美国,电影院纷纷转型电竞馆,成了挽救商场人气的妙方

Nellie Bowles2018-05-06 07:13:53

“游戏体验太丰富、太深刻了。它不会辜负玩家的期望,反观电影业却越来越让人失望”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电子游戏正在慢慢接管现实世界。

今年,北美各地的公司正在将商场、电影院、临街店面和停车场改建成一座座电竞馆。

与此同时,“内容农场”(content farm)也在洛杉矶如雨后春笋般发展壮大。当地的经理如今把玩家当做“名人”培养,赋予他们运动员和网红的双重身份。

而这一切很大程度上源自玩家对《堡垒之夜》(Fortnite)的迷恋。这款游戏融合了建造、射击、生存元素,称得上是集大成之作。就在上个月,用户已在游戏直播平台 Twitch 上耗费了 1.28 亿小时观看别人玩《堡垒之夜》的视频。

试问玩家究竟有多痴迷?和许多球队一样,本赛季休斯顿太空人棒球队(Houston Astros)球员得分后,每次都会跳一段特别的庆祝动作。他们高举双臂,张开五指,同时两腿弯曲,用脚尖快速敲击地面——这正是来自《堡垒之夜》的舞步。

根据 Tubular Insights 网站统计,仅在今年 2 月,YouTube 上《堡垒之夜》相关视频的浏览量就达到了 24 亿次。所以说,人们不仅喜欢玩电子游戏,也喜欢看别的玩家打游戏。

电子竞技终于能和其它体育运动一样平起平坐了。

挽救美国商场的妙方

游戏界当下的几大趋势正在相互靠拢。基于《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等游戏开展的职业电竞联赛越来越受大众欢迎,比赛也变得越来越严肃。海量用户开始观看其他玩家的游戏直播(《堡垒之夜》一度打破了收看纪录),并到 YouTube 上寻找知名游戏播主发布的游戏视频。

而同时,美国各地的实体店面都被改造成了电竞馆。

美国 1.5 亿名游戏玩家都希望集聚一堂,一起打游戏。他们希望肩并肩坐在一起,让游戏手柄紧挨着游戏手柄;他们想要炫酷的室内灯光和 Hot Pockets 牌零食;他们还想要一座完整的电竞馆,因为他们已经不再是十几岁的孩子了。

电竞运动的兴起不可避免。2017 年,电影院上座率降到了 25 年来的最低点,但最近却有 63. 8 万名用户观看了加拿大人气歌手 Drake 玩《堡垒之夜》的直播。2024 年巴黎奥运会也正在洽谈磋商,拟将电竞运动纳入奥运会展示项目。

何况游戏玩家原本就在一起打游戏了。他们一边在愈发美妙的电子世界里遨游,一边通过耳机和聊天应用实时聊天。

最近,加州奥克兰新开的电竞馆举办了一场开业预热派对,慕名前来的游戏迷排起了长龙,队伍一直延伸到街区的另一头。电竞馆位于游客众多的杰克伦敦广场中心,共有将近 4000 人涌入了周边街道和这座由停车场改造的建筑。杯面品牌“合味道”(Cup of Noodles)为这场派对提供赞助,而在电竞馆内,嘈杂喧闹之声不绝于耳。

你可以听到游戏的背景音效、数百双手操作手柄发出的“咔嗒”声、撕开一袋袋薯片包装的声音,还有赛事解说员时不时发出的激情怒吼,他们负责为游戏直播提供解说,把现场的盛况带给成千上万名观众。

奥克兰电竞馆(Esports Arena)的联合创始人泰勒·恩德雷斯(Tyler Endres)透露说,他不得不参加了 4 次社区业主会议,才说服当地人造一座电竞馆。

奥克兰电竞馆的泰勒·恩德雷斯。

“他们本来想要一家超市,”恩德雷斯说着做了个鬼脸。

再者,电竞馆申请售卖酒精饮料执照时也费了一番周章。

联盟电竞公司(Allied Esports)是奥克兰电竞馆的投资方。公司首席执行官、36 岁的尤德·汉尼根(Jud Hannigan)说道:“很多人都觉得,他们才 13 岁,不能喝酒。但其实(玩家的)平均年龄是 25 岁。”

场馆内部好像一座巨大的工厂车间,加高了的地板藏起了纠缠在一起的电缆,既可以举办大型比赛,也可以供更多玩家在夜间打游戏。而今晚,电竞馆两者兼具,馆内摆放了上百台安装了不同游戏的电视机和计算机。

闪亮的舞台上,两名最佳选手正在激烈交锋,台下的观众热烈欢呼着,几名解说员则坐在高脚凳上做现场解说。一台烟雾机不断工作着,为舞台营造出梦幻般的场景。

24 岁的兰登·特雷布奇(Landon Trybuch)来自加拿大温哥华。他说自己以前一直在闷热的音像店后屋里打游戏,现在能换个环境的感觉真好。

“真是太棒了,”他拿着自己的手柄说道,手柄上的纱线是女朋友帮他缠上的,“这里太宽敞了。”

12 岁的大卫·莫里斯(David Morris)正在玩《任天堂明星大乱斗》(Super Smash Bros)。

六个人在场地后面经营着一家游戏视频工作室,他们会直播比赛实况,负责调试音效、灯光、图像、制作现场剪辑和实时回放。

77 岁的赫布·普雷斯(Herb Press)是场地的设计师,此时他正坐在舞台附近几级台阶上的餐厅里观看比赛。这是他第一次设计电竞馆,不知道该对他的主顾抱有什么期望。

“这些人是计算机时代的受众,但我很惊讶他们的眼光也很挑剔,”他说道,“他们的观点和品味确实比较严肃。我听见有人从卫生间里出来时说,里面的设计看上去很酷。”

目前,普雷斯正在将西雅图一栋 4 层楼高、已被列入史迹名录的建筑 Union Stables 改造为电竞馆,对此他感到非常兴奋。

打游戏也能赚钱?听听他们的经验之谈

前不久的一天下午,在位于加州好莱坞山的一间屋子里,几名玩家都累坏了,但创意总监还想要更多关于《堡垒之夜》的内容,于是小伙子们又开始在游戏里跳起了地板舞。

这几名小伙就是 FaZe Clan 的成员,他们的工作是当一名了不起的游戏玩家。他们会用流媒体直播游戏实况,并制作易于转发的游戏视频。今天,他们的目标是在下班前完成 3 到 4 条热门推送。于是,他们接下来要继续录制“猜猜这是哪段舞步”的视频。

FaZe 是一支成长中的电竞队兼“内容农场”。Faze Clan 可能是最大的流行游戏品牌,在加利福尼亚州卡拉巴萨斯(Calabasas)、好莱坞以及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均设有根据地。经常会有粉丝试着闯进他们工作的地方,人才总监薇拉·萨拉莫内(Vera Salamone)对此表示,让她最惊讶的是,这些粉丝都是由父母开车送来的。

萨拉莫内曾在“摇滚小子”(Kid Rock)的管理团队任职,她的一颗牙齿上镶着钻石。她表示:“几星期前,许愿基金会(Make-a-Wish)的孩子们来过,他们唯一想玩的就是《堡垒之夜》。”她还担心男孩子们的前途,因为电竞队里清一色都是男生。

“他们都有很强的个性,”谈及 FaZe 电竞队成员时,萨拉莫内说道,“杰夫(Jev)一天到晚都在大叫大嚷。”

吉米·杰利内克(Jimmy Jellinek)是 FaZe Clan 的首席创意官,曾经担任《花花公子》杂志的首席内容官。他表示:“杰夫会录一段热度排行能进前五的业余玩家视频,然后在麦克风前宣泄一通。这些作品都非常成功。”

24 岁的托马斯·奥利韦拉(Thomas Oliveira)在游戏直播平台上的网名是 Temperrr。他带我来到了他和孟加拉猫巴里(Barry)一起住的套间。就是在这间屋子里,奥利韦拉通过流媒体在 Twitch 上直播《堡垒之夜》游戏实况,并面向 YouTube 上的 160 万粉丝发布游戏视频。他在 15 岁时就加入了这支电竞队,那时他还在玩《使命召唤》(Call of Duty),他们的战队也只有区区几名狙击手。他去商学院念过书,一次数学考试中,他直接走出了考场,所以还没上完一个学期就退学了。

到了 2012 年,这群年轻人决定组建一支职业电竞队,带他们参加巡回赛,并收取选手的一部分奖金作为回报。如今,FaZe 电竞队签约选手会玩的游戏种类无所不包。在他们的根据地里,队员们更为关注生活式的游戏内容。奥利韦拉身上还纹了个带有 FaZe 标志的狼形纹身。

说话间,他正在和远在巴西的兄弟一起玩《堡垒之夜》。他们扮演的角色互致问候,然后开始跳舞。奥利韦拉说道:“这款游戏多彩又细腻,玩的时候会让你笑个不停。看这家伙,他一直在跳舞,太好笑了。”

就在前不久,这些玩家都在与网红管理公司全屏传媒(Fullscreen Media)合作,但现在,很多 FaZe 的玩家都开始创建自己的传媒公司。“这样,我们就不用随随便便和某家公司分配收入了,”奥利韦拉如是说。

无论有没有《复仇者联盟》,好莱坞都让我们失望

萨拉莫内带我去了位于好莱坞与藤街的 WeWork 联合办公室。在这儿,一家电竞玩家管理公司正在慢慢成型。

50 岁的李·特林克(Lee Trink)是 FaZe Clan 的所有人。他的桌上除了一把十字弓外几乎空无一物。此前,他是国会唱片(Capitol Records)的总裁,不过他表示,电竞和游戏势必会取代电影,成为未来的主角。

“电影行业毫无生气,”他说道,“有不少我的同龄人和老一辈人,他们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时代潮流,但他们还是认为,游戏玩家都是些木讷的怪人,住在父母家的地下室里。”

特林克敞开的条格布衬衫下露出一间紧身白色 T 恤,腰间系着一对 AirPods 耳机,腕上还戴着金属皮革手镯。

对于电影行业,不少同仁与他所见略同。日前,彼得·古贝尔(Peter Guber)和特德·莱昂西斯(Ted Leonsis)收购了一支名为 Team Liquid 的电竞队。古贝尔是曼德勒娱乐集团(Mandalay Entertainment Group)的首席执行官,莱昂西斯则是丰碑体育娱乐公司(Monumental Sports & Entertainment)的大老板。(Team Liquid 的首席运营官麦克·米拉诺夫[Mike Milanov]表示:“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赢得了 1900 万美元奖金。”最近,这支电竞战队还在加州圣莫尼卡新开了一座 8000 平方英尺的训练场所。)

“游戏体验太丰富、太深刻了。它不会辜负玩家的期望,反观电影业却越来越让人失望,”特林克表示,“我们创造的商机填补了市场空白,而人们甚至还没意识到这些空白的存在。”

他认为流媒体游戏直播是一种全新的主流娱乐方式。就像过去种种娱乐活动一样,电竞游戏也需要自己的殿堂。

人人都是运动员

游戏玩家聚在一起是出于社交目的,也是为了讲求实际。现在的游戏越来越复杂,可能会让家庭网络过载。而加密货币挖矿人士推高了游戏关键硬件装备的价格,比如玩家用来提高计算机运行速度的显卡设备就越来越贵。

“我们看到,社交类游戏又焕发了第二春,”27 岁的路易吉诺·希甘特(Luigino Gigante)表示。去年年末,他在纽约下东区开设了一家名为“航路点咖啡”(Waypoint Cafe)的游戏中心。“游戏里的社交元素又回来了。虽说玩家还是各自打各自的游戏,但我们聚到了一起。”

正巧,有份资源尚未得到充分利用。

“电影院!”超级联盟公司(Super League Gaming)的首席执行官安·汉德(Ann Hand)的回答一针见血。这家公司负责将电影院改造为电竞馆,目前已获得了 3200 万美元融资。“电影院里的音效特别震撼,而且大部分时间里都没人。”

一起来打游戏吧。

每周有两天时间,汉德和她的手下都会把大约 50 间放映厅改造成电竞馆,让年轻人(通常都是孩子)一起在那里打比赛、观看大屏幕上转播的游戏实况。

对于超级联盟游戏公司而言,这些活动可以作为传统体育项目的补充,甚至将它们完全取代。而对电竞玩家而言,他们有了一支“小联盟”。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代表队,芝加哥有 Chicago Force 队、纽约有 New York Fury 队、旧金山则有 San Francisco Ionics 队。目前为止,美国共有 5 万名电竞队成员。

父母陪着小玩家的同时也大开眼界。“很多人都说,他们知道自己的孩子喜欢游戏,但没办法理解这些游戏,也不知道孩子是不是擅长打游戏,”汉德表示,“比如他们会说:没想到我的孩子那么厉害。”

等到 2019 年,她希望能建成 500 座电竞场馆。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Jason Henr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