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虚拟现实之父”杰伦·拉尼尔,回忆了 30 年来的 VR 发展史

曾梦龙2018-05-03 19:00:47

《虚拟现实》既是一本未来世代的编年史,又是杰伦·拉尼尔在硅谷快乐时光的回忆录。它就像一场视野广阔、偶尔夹杂着狂想的谈话,在一个没有虚拟化身的真实空间里展开。——《连线》

作者简介:

杰伦·拉尼尔(Jaron Lanier):“虚拟现实之父”、硅谷技术先锋,同时他也是作曲家和视觉艺术家,现于微软研究院担任跨学科科学家。他在 1984 年创办的 VR 公司VPL ,创造出了世界上首台消费级 VR 设备、虚拟化身,以及多人虚拟世界的体验。《时代周刊》评选他为 2010 年度“全球影响力人物”之一;《连线》杂志评价他是“从科技奇才跨界成为摇滚明星的人”;《不列颠百科全书》则将他收录为历史上伟大的发明家之一。

书籍摘录:

前言 虚拟现实为何物

 VR 就是人们戴着的那个巨大的头戴设备,虽然看起来滑稽可笑,但人们因为戴着它所经历的一切,内心感到无与伦比的惊喜。它是科幻小说中最常见的桥段,也是退伍军人克服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一种手段。有关 VR 的奇思妙想点燃了关于意识和现实的无数遐想。就目前来说, VR 技术是为数不多的无须用监视他人换取利益,就可以在硅谷迅速筹集数十亿美元的途径之一。

作为当今时代的一种前沿科学、哲学和技术, VR 是一种创造全面幻想的手段。在 VR 中,你可以想象自己所处之地与众不同,你可能身处幻想的外星环境,也可能拥有非人类的身体。而在人类的认知和感知方面, VR 又是研究人类存在的最具影响力的手段。

VR 是一种人们感悟美好和体验恐惧的最强大的媒介,它将带给人们前所未有的体验,比之前所有媒介更能鲜明地突显人们的性格特质。

这就是 VR ,但它远不止如此。

我和我的朋友在 1984 年创立了第一家 VR 创业公司,即 VPL 研究公司。这本书讲述的就是我们的故事,此外,我还进一步探讨了 VR 对人类未来来说可能意味着什么。

当今的 VR 爱好者可能会惊呼:“1984 年?这不可能!”但事实的确如此。

几十年来,关于 VR 折戟沉沙的流言不绝于耳,但事实并非如此。 VR 只在大规模推出低成本的娱乐产品方面遭遇了失败。在过去近 20 年里,你所乘坐过的每一种海陆空交通工具,其原型都是以 VR 的形式呈现的。此外, VR 已经被广泛地用于外科手术,人们甚至开始表达对其过度使用的担心。(尽管如此,没有人建议全面停止使用 VR ,这就是成功!)

图 I–1 根据最初的定义,在首个 VR 系统中,多人共存于同一虚拟世界中。这是 VPL 中的 RB2 ,即“双人现实”。在每个人背后的屏幕上,你可以看到他们在彼此眼中的形象。这张照片来自 20 世纪 80 年代末的一个贸易展。

什么事书本能办到, VR 却办不到, 至少目前办不到?

VR 的浪漫理想始终在蓬勃发展。与现实相反,在理想的 VR 中,科技为呆板乏味的技术赋予了神秘的嬉皮士气质。 VR 是梦幻般的高科技,或是让人们在同一时间感受无限经历的万能钥匙。

我希望能够充分呈现 VR 的雏形。它为人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使人们第一次身临其境地进入虚拟世界,看见他人的虚拟化身,第一次作为虚拟化身体验自己的身体,这些都让我们目瞪口呆。相比之下,技术领域的其他方面都黯然失色。

可惜我不能使用 VR 与你们分享这种经历,至少目前不能,因为就 VR 的功能而言,它还不属于内在状态的一种媒介。对我来说,随着人们对 VR 日渐熟悉,无须对这一点多加说明,但在很多时候,人们仍需要我对其加以解释。

偶尔有人提起 VR 时,几乎总是将它视为心灵感应的魔法,将任意现实与不同大脑连接起来。恰恰因为 VR 并非真的无所不能,所以它本身的奇妙之处很难解释清楚。

最终,一种新的文化,一种大规模的陈词滥调和 VR 交易的技巧可能应运而生,而我通过这种文化,利用 VR 技术,就可能向大家解释早期 VR 是何种体验。我花了好几个小时幻想一种成熟的表达文化在 VR 中将会如何呈现,正如我曾经所说的那样:“这将是电影、爵士乐和编程的跨界组合。”

第1 个 VR 定义:21 世纪的一种艺术形式,将电影、爵士乐和编程这三种20 世纪伟大的艺术结合在一起。

即使没人知道 VR 的表达能力最终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但只要一想到它的理念,总会有点激动。自由的体验,以对话的形式与他人分享,一切尽在掌控。它是一种整体表达的方法,分享的是一个清晰的梦境,是摆脱现实束缚的一种方式。而我们苦苦追求的, 恰恰就是摆脱这个世界既定环境的纠葛和束缚。

如果说我可以冷静客观地讲述 VR 的故事,那大概是谎言。对我来说, VR 的价值就是以人为本。我只能通过自己的故事,告诉你们 VR 对于我的意义。

如何阅读这本书

大多数章节的故事都开始于 20 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时我还是一个小男孩,直到我在 1992 年离开 VPL 。

本书中穿插的部分章节解释或评论了 VR 设备的方方面面,例如介绍 VR 头戴设备的章节。这些“相关”章节包括少量的基本介绍、丰富犀利的评价以及一些随意编排的逸事。无论你喜欢听故事,还是更倾向于科学或评论,只要想了解我对 VR 技术的想法,你都可以跳过不喜欢的内容,直接选择感兴趣的章节。

我把一些故事和看法放在了页下注中。如果你有时间读一下这些页下注,相信会有所收获,当然你也可以留待以后再读。另外, 本书还有三个附录,内容是我当时想法的延伸,但这些内容更关注未来,而非过去。如果你想要了解不包括“人工智能将随时毁灭人类”在内的明智的世界观,就可以阅读这些内容。

为了保持进度,我将更多地讨论经典 VR ,而非混合现实a,虽然我最近的工作更侧重于后者。(混合现实是指真实的世界并不完全被虚拟世界隐藏,你可以看到真实世界里的虚拟事物,就像最近微软的全息眼镜 HoloLens 所提供的体验那样。)

杰伦·拉尼尔,来自:flickr

遇到年轻时候的自己

从来没有想过我还会再见到你。

我一直担心的是,你老了,继续吃着老本,就像其他作家一样。

你简直大错特错。跟你没有任何关系,顺其自然才更轻松。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自在。一想到你,我就会想到令人厌烦的老一套,这让我感到不安和郁闷。你只是想引诱我再犯错。我这样做, 只是因为想让其他人了解你。

VR 到底发生了什么?它叫作 VR 吗?

是的,现在大多数人都叫它 VR 。

你是说我们赢得了这场术语之争?

没人记得也没人关心这场争论,它仅仅是纸上谈兵。

但 VR 有任何优势吗?

嗯,我们很快就会发现的。这本书可能会在 VR 普及时出版。

我的天,希望他们别搞砸了。

是呀,谁知道呢……你知道,要把 VR 做好是很难的。

我希望 VR 并不这么……怎么说呢?希望沉迷其中的人们不要对它施加太大压力。

可你会想念他们的。或许令人难以置信,但在这个年代,相信奇点的怪人与自由主义者相互依存,他们对新事物的热切追求是技术文化的主要驱动力。

太糟糕了,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

你其实在期待一个完美的世界,这让我很尴尬。

是不是因为你学会了接受这些“垃圾”,就认为自己很高贵、很有文化?我才感到尴尬呢!

算了,别吵了。外面有很多人够你吵的。

行吧,那么来说说你提到的即将交付的廉价 VR 。人们正在构建自己的 VR 世界吗?人们身处 VR 中时一般不会构建世界, 但很多人的确有可能实现这一点。
如果你不能在 VR 里即兴构建世界,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里只会有更多的现象阻碍感官,甚至不如自然世界好。有人会在乎吗?你得想办法阻止这些。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哥们儿,我又不是 VR 警察,又不是我在负责。

为什么呢?难道不应该由你负责吗?

看到这些年轻人重新创造 VR 当然很好。这些都是小型 VR 初创公司和大公司里的 VR 团队。其中一些甚至让我想到了你和 VPL , 虽然他们的风格普遍更加直接。

你说有人让你想到了我,如果这些人只是把 VR 看作一种奇观,你这么说会让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侮辱。难道他们不知道这将很快变得俗不可耐吗?即兴构建现实的梦想到底怎么了? 共享的清晰梦境?我是说,如果只是为了制作华而不实的电影或电子游戏,那有什么意义呢?

你看,如果你认为你比其他人更好,你就不会有服务于他人的奉献精神。 VR 并不是完美的,但它仍然是伟大的,它会继续进化, 应该会真正强大起来。你要放松一点,享受这个过程,尊重那些人。

真是一派胡言。这些鬼话你自己信吗?

这个嘛……这本书……

好吧,那么谁会实现廉价的 VR ? VPL ?

不是, VPL 早就成为过去了。微软推出了一款独立的混合现实头戴设备,这种可携带设备无须基站。它绝对会让你印象深刻。

微软?我的天……

嗯,我最近在微软实验室里工作。

你是已经被体制化了吗?等等,你刚才说了你的确是。

得了吧。经典 VR 装置也要出现了,这与我们之前卖的东西可不一样。一家社交媒体公司用20 亿美元收购了一家名叫Oculus 的小公司。

你说什么? 20 亿美元买一家还没出成果的 VR 公司?天哪, 未来听起来像天堂一样。社交媒体又是什么?

人们通过社交媒体彼此交流,经营人际关系,社交媒体还利用一些算法构建人类模型,有针对性地推送相关内容。这些公司可以通过调整算法影响人们的心情,或引导人们的投票倾向。社交媒体可以说是很多人的生活中心。

但是,把这些与 VR 相结合,可能会出现菲利普·K. 迪克(Philip K. Dick)小说中描述的情景。天哪,未来感觉像地狱一样。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但是桀骜不驯、充满智慧的年轻人不会希望通过某家公司的计算机来过自己的生活……

奇怪的是,新一代的代沟据说是年轻人更喜欢和构建数字社会的公司打交道。

你说得好像这只是你可以忍受的另一个事实。我是说,他们不会变得像奴隶一样吗?他们难道不能更多地陪陪父母?这个世界都疯了,一切都颠倒了。

但对这个世界来说,这就是正常的。这是历史的演进。

我真想给你一耳光。

也许吧。


题图为杰伦·拉尼尔,来自:flickr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