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普京将注定赢得大选,但支持率可能不再如前

Neil MacFarquhar2018-03-18 07:32:23

“普京害怕的是,一旦投票率低于门槛,他会受到全世界的嗤笑。”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俄罗斯下诺夫哥罗德电 — 距离周日举行的总统大选已近在咫尺,俄罗斯共产党的忠实追随者瓦伦蒂娜·亚里斯托娃(Valentina A. Aristova)已于太阳露头之前起身,在北方城市下诺夫哥罗德(Nizhny Novgorod)的伏尔加河船厂散发竞选传单。

身着黑色毛皮大衣、头戴皮帽的亚里斯托娃是一位稳重的英语教师。她的行动本身就在说明,在外界普遍认为弗拉基米尔·普京将轻易赢得第四任总统任期之际,仍然存在两种复杂的变数。

首先,普京总统在大城市支持率并非一路领先,甚至出现下滑。因为很多人转而支持拥有雄厚经济实力、农场领导出身的共产党候选人帕维尔·格鲁季宁(Pavel Grudinin),尽管国家电视台对普京总统的报道幅度已近乎于个人崇拜。

亚里斯托娃已经从事了 27 年的俄共竞选工作,她表示:“人们回到家打开电视,被一遍又一遍告知谁才是最重要的人和最好的人。”

其次,即使普京总统下令克里姆林宫全力提高投票人数,但由于缺少悬念,这种确保公众参与投票的努力并没有改变人们对大选平庸表现的广泛预期。

普京总统在大城市支持率并非一路领先,甚至出现下滑,因为很多人转而支持拥有雄厚经济实力、农场领导出身的共产党候选人帕维尔·格鲁季宁。

“普京害怕的是,一旦投票率低于门槛,他会受到全世界的嗤笑,”亚里斯托娃说道。与诸多选举专业人士预计的一样,她认为大城市的投票率约为 50%,远低于总统选举通常能够达到的 60% 至 70%。

总体而言,俄罗斯民调质量不高,受访者往往倾向于提供民调机构想听到的意见。政府组织的民调使得这种失实进一步放大,而且克林姆林宫还迫使独立的全国民调机构缄口不言。尽管如此,分析人士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还是能够提供民意趋势。

《俄罗斯商业报》(Vedomosti)在三月初引起了一场小小的风波。它指出,在一月中旬至二月中旬,普京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支持率已经下降了 12 个百分点,至 57% 左右。

国有民调机构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Russian Public Opinion Research Center)声称,该报使用了错误的数据,并坚信普京总统会在投票率为 70% 的情况下获得 70% 的选票。

亚里斯托娃表示,格鲁季宁有机会得到一个公平的竞赛。她详细列出了过去选举中的种种伎俩,包括在荒凉僻静的地方公墓设立未公开宣布的投票站等等。“政府是由死人选出的,”她补充道。

在下诺夫哥罗德这类大城市,当地民调机构都在努力填补因缺乏可靠的全国民调机构留下的空白。

俄罗斯共产党下诺夫哥罗德索尔莫沃区办公室主任瓦伦蒂娜·亚里斯托娃(右)表示,一旦投票率低于门槛,普京总统“害怕会受到全世界的嗤笑。”

社会学家马克西姆·卢布亚诺伊(Maksim S. Lubyanoy)于去年成立了一家名为“社会管理问题科研协会”(Scientific Research Institute of Social Management Problems)的独立调查机构。该协会每周发布根据对 1200 位市民进行街头采访做出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普京总统的支持率在最近几个月正在缓慢下滑,而格鲁季宁和几名参选者的支持率则转而上升。

表示肯定会投票的选民已从一月中旬高点的 23.5% 降至 19.9%。而同期表示可能投票的选民从 27.9% 升至 44.4%。

普京总统在这两类选民中的支持率已从二月高点的 52.9% 降至 38.6%。格鲁季宁的支持者正缓步增加,从一月的 14.2% 升至 26.4%。

极端民族主义者和多届总统参选人弗拉基米尔·日里诺夫斯基(Vladimir V. Zhirinovsky)的支持率位列第三,为 16.5%。其他五名候选人的支持率都在 3% 左右。误差幅度为 3.68%。

57 岁的格鲁季宁是列宁国营农场(Lenin State Farm)场长,这个前苏联时期集体农场位于莫斯科南郊,现已成为一家成功的房地产和农业联合企业,出产的草莓闻名于世。虽然格鲁季宁并非共产党员,但他接受共产党的理论主张,包括免费教育、价格管制,以及对寡头拥有的战略产业实施国有化等等。

一开始,国有电视台就将格鲁季宁视为俄共的新面孔。一些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克里姆林宫批准他代替俄共长期领导人根纳季·久加诺夫(Gennadi A. Zyuganov)参选的背后,是希望以此提升投票率。

一名列宁国营农场的兽医,这家莫斯科郊外的前苏联集体农场由格鲁季宁管理,以草莓和房地产而闻名。

但一旦格鲁季宁开始将普京的选民吸引走,他就在国有电视台中消失了——抹黑他的信息除外。然而,对格鲁季宁的封杀似乎打击了人们对竞选活动的热情,这与克林姆林宫渴望更高投票率的初衷相悖。卢布亚诺伊表示,选民们“对选举过程感到十分恼火”,其中就包括普京总统能够稳操胜券这一点。

尽管与已被禁止参加总统竞选的克林姆林宫批评家、反腐败活动家阿列克谢·纳瓦利内(Aleksei A. Navalny)没有半分相似,格鲁季宁似乎正在赢得大量的反普京投票。

因为格鲁季宁对斯大林的赞美以及主张恢复死刑等强硬立场,一些选民对他失去了兴趣。但分析人士表示,他在商业方面成就显著,使俄罗斯摆脱了经济长期疲弱的影响,从而赢得了人民的信任。

26 岁的奥斯卡纳·库兹尼茨卡娅(Oksana kuznitskaya)是一名办公室经理,她于周末参加了在莫斯科中部举行的格鲁季宁竞选集会,表示自己会给他投票。“人们已经厌倦了一个人统治这么长时间,” 她在谈到普京总统时说,并提到支持格鲁季宁的人非常多,“这一数字将表明,普京和他的朋友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

对格鲁季宁的支持已不再纠结于他是否代表共产主义,这一看法已得到普遍认同,卢布亚诺伊说道。“有的人想以合法方式进行抗议,从而更换领导人,有的人想将选票投给格鲁季宁,他们找到了交集。”

普京几乎未对竞选操什么心。为选举造势的最后一站是克里米亚,这一选择绝非偶然。他在这个 2014 年被俄吞并的黑海半岛有着很高的人气,因此将选举日改在 3 月 18 日。这正是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的四周年纪念日,相信选民们很清楚这一天的含义。

普京是在下诺夫哥罗德的高尔基汽车厂宣布参选的。高尔基是俄罗斯一家主要的卡车和汽车制造厂。

最近,总统的硬汉形象已在其他方面得到充分显示,正如一些人指出的,他甚至在外界指责俄罗斯应对在英国毒害前俄罗斯双重间谍负责时也同样无比强悍。但其他分析人士认为,除了抱怨俄罗斯是个替罪羊之外,这丝毫没有引起选民的共鸣。

普京总统三个月前在下诺夫哥罗德正式拉开竞选季序幕,见面集会在规模庞大的高尔基汽车厂(GAZ)举行。虽然这家工厂一度代表了这座城市的工业力量,但早已不再是经济支柱。

上周三,工人们正在开始第一班岗。他们匆忙经过两个庆祝工业成就的巨大苏维埃标志,太阳缓缓升起,在金色光芒的照耀下,广场熠熠生辉。

49 岁的亚历山大·库特耶夫(Alexander Kutyaev)已在工厂干了 20 年,他支持普京。他说,在 1990 年代工厂发不出工资,为了糊口只能吃发霉的土豆。

“我真的看不出有谁能替代普京,”他表示,“我想大多数人都会选他。这个国家在他的统治下长治久安。我不想回 1990 年代。”

另一个汽车工人伊莲娜·泰乌丽娜(Yelena Tyurina)说,她曾尝试选择替代人选,但目前还没有找到。她正在考虑投票给政治新闻记者和真人秀明星克谢尼娅·索布恰克(Ksenia Sobchak),她亦是普京总统政治恩师的女儿。泰乌丽娜表示,她想对妇女参政进行支持。

第三个是 41 岁、自称为 Y·法捷耶夫(Y. Fadeyev)的汽车工人。他表示,虽然格鲁季宁让这次竞选加入了一些“变数”,但自己仍然不会投票。“其他候选人都是小丑,”法捷耶夫说,“我不会去投票,因为已经知道结果了。”


翻译:熊猫译社 莫云鹏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James Hil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