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股市突变,千禧一代的投资者措手不及,他们有点慌

Tiffany Hsu2018-02-11 11:34:04

“他们从来没见识过这种暴跌,而且不知道该向谁请教,所以特别恐慌。可能他们不认识什么理财顾问,找不到可以打电话或者发短信咨询的人,没人能在关键时刻帮他们一把。对很多人来说,这简直是当头一棒。”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对于上个月刚开始投资理财的贾丝明·奥科博(Jasmine Okougbo)来说,眼睁睁地看着美股盘中大幅震荡简直令她心如刀绞。

26 岁的奥科博是亚利桑那州图森市(Tucson)的一名商务运营经理。公司为她提供了一个独立的退休金账户,过生日时父母还送给了她一些股份。可是不到一星期,她的账面就亏损了 65%。

“这几天不炒股票了,”她说道。“一下子赔了这么多,还没缓过劲来呢。”

由于担心通胀和利率的涨速会比预期更快,投资者疯狂出逃导致股市大幅波动,给许多千禧一代的投资者带来了惨痛教训。许多人已经将资金撤离股市,存进了储蓄账户。

投资者发现,原本就少得可怜的退休金账户余额已经所剩无几。很快,一张张哭丧着脸的动图表情包和碎成两瓣的小心脏就占据了 Twitter 用户的主页,精准概括了股民的绝望情绪。许多年轻投资者痛心不已,因为几周前他们投资的加密货币就开始贬值,而现在连美国股市也狂泻不止。

本轮行情是美股史上持续时间第二长的牛市,所以许多投资者信心满满。有人甚至已经忘了自己的证券账户密码,到了股市暴跌之际,他们才惊恐地发现账户竟然无法登录。

特胡齐尔在手机上查看他投资的几支股票。他说:“我一直想买间公寓,不过现在看来首付是没希望了。”图片版权:Jeenah Mo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周一,27 岁的马里奥·特胡齐尔(Mario Tehuitzil)躲进洗手间查看他持有的加密货币和股票,突然“心头一紧”,觉得“越来越焦虑痛心”。他价值 3.3 万美元的几支股票重挫 40%,仅剩下 1.9 万美元,直到周三才反弹到 2.4 万美元。

特胡齐尔是一名纽约的儿科医生助理。他说:“我知道入市有风险,但从没想到股灾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猛。我一直想买间公寓,不过现在看来首付是没希望了。”

千禧一代是个庞大而多样的群体,通常指 1980 年代初期到 2000 年代初期出生的人。他们喜欢使用社交媒体,而且倾向于让自己的欲望即刻得到满足。

不过,因为经历了 2007 到 2008 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他们作为投资者大都较为谨慎。许多努力想找工作的年轻人回到了学校继续进修,也有的做起了兼职工作。不少千禧一代依靠薪资度日,还有些和父母住在同一屋檐下。对很多人来说,眼看着债台高筑,提早攒钱为退休生活做准备似乎并不是当务之急

然而自从 2009 年触底以来,美股股价已经上涨了超过两倍。越来越多的千禧一代开始涉足投资领域。他们拿着手机在炒股应用和加密货币走势图间来回切换,还得意地到 Twitter 和 Snapchat 上晒自己的收益。

专业投资顾问管理的资产往往比大多数年轻人持有的本金多得多,但许多千禧一代并没有咨询专业人士,而是利用市场上越来越多的所谓“机器人投资顾问”投资炒股。这些智能顾问可以自动提供低成本的服务,帮助使用者管理多支股票。

27 岁的乔希·斯蒂尔曼是一名数字视频制片兼主持,他通过从网上查找资料、观看 Youtube 教程学会了投资理财。他表示:“学校根本没教过投资方面的知识,也没告诉我该怎么规划未来。”图片版权:Coley Brow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周,27 岁的乔希·斯蒂尔曼(Josh Stillman)吓得不敢打开自己的退休金账户。不过他从去年就开始用一款名为“Wealthfront”的机器人投资顾问,发现他的账面资金在股市暴跌期间减少了 3%,后来才有所回升。

斯蒂尔曼家住洛杉矶,是一名数字视频制片兼主持。他说自己通过搜索网络资料、观看 Youtube 视频学会了投资理财。

他在罗彻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Rochester)拿到了人类学学士学位,但表示“学校根本没教过投资方面的知识,也没告诉我该怎么规划未来”。

美盛环球资产管理公司(Legg Mason)今夏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只有约三分之一的千禧一代持有股票。此外,有超过 80% 的年轻投资者认为自己遵循的是“保守型”投资策略,这一比例远远高于其它年龄段的投资者。

开展这项调查时,几大股指齐创新高,美股市场似乎也较为稳定。不过调查也发现,千禧一代最终愿意承担的风险也比年长股民更高,许多年轻人还争相购买了比特币等虚拟货币

千禧一代已经对稳步上扬的股市行情司空见惯,加之受到虚拟货币巨额收益的吸引,与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投资者相比,他们对通常所说的投资回报率显然有着截然不同的预期。

据联营投资管理集团(AMG)去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如今千禧一代平均预期的年化收益率为 13.7%,而婴儿潮一代投资者的预期年化收益率仅为 7.7%。同时,年轻人自认为知识渊博的可能性是婴儿潮一代的 4 倍。

可上周五股市崩盘时,许多人都惊得目瞪口呆。

贾森·多尔西(Jason Dorsey)是咨询公司“代际动力学中心”(Center for Generational Kinetics)的总裁。他表示:“他们从来没见识过这种暴跌,而且不知道该向谁请教,所以特别恐慌。可能他们不认识什么理财顾问,找不到可以打电话或者发短信咨询的人,没人能在关键时刻帮他们一把。对很多人来说,这简直是当头一棒。”

许多千禧一代都用信用卡购物、申请过学生贷款,所以对“债务”一词十分熟悉。但专家表示,他们对“投资组合多元化”和“长期投资”之类的概念并不了解。

奥本海默基金公司(OppenheimerFunds)的资深投资策略师布赖恩·莱维特(Brian Levitt)表示:“要是你不明白市场运作的长效机制,也没有形成明确的历史观,类似的市场波动就会让你做出错误的决定。”

道琼斯指数在上周五和本周一两个交易日狂泻了超过 1841 点后,在周二回升了 567 点,这让许多年轻投资者对股市持乐观态度。到了周三,华尔街股市小幅下跌,道琼斯指数又下跌了 19 点,跌幅为 0.1%。而标准普尔 500 指数则下挫了 0.5%。

由于生物医药和科技类板块遭到了重创,24 岁的保罗·怀特(Paul Whited)原有 1.2 万美元的账户上损失了近 800 美元。不过好在到了周二,他又重新赚回了 300 美元。

住在田纳西州诺克斯维尔(Knoxville)的保罗是一名学生,从两年前开始频繁炒股。他说自己最近亏了不少钱,有点儿心疼,但市场波动期间正好是抄底的好机会。

“依靠股市投资来给退休生活提供保障太重要了,我不能因为害怕就改变计划,”他表示,“未来还有足够的时间挣回更多的钱。”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版权:Jeenah Mo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