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员工身心健康也是企业竞争力,办公室设计在这一点上怎么配合?|我们的办公室④

设计

员工身心健康也是企业竞争力,办公室设计在这一点上怎么配合?|我们的办公室④

胡莹2017-10-20 14:22:58

不管是抚慰人心、强化热情还是提升工作效率,有时候一杯咖啡、一个能够让人放松下来的满是绿植、视野与风景俱佳的小角落,或许都要比加薪来得有效。

亚马逊正在西雅图市中心建设新的总部,在高低错落的楼群中心,是三个透明一体化的球形建筑结构。这三个被称为“亚马逊星球”的高科技温室,预计将于 2018 年初开放,里面将会种满各种值得珍藏的温室植物。

这是亚马逊试图利用建筑内部的自然景观来激励员工的策略,“亚马逊员工可以在离地面 3 层楼高的树冠下漫步,在以葡萄藤为墙壁的房间里和同事开会,或者在一条室内小溪旁吃着羽衣甘蓝凯撒沙拉。”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华盛顿大学历史学副教授 Margaret O’Mara 将“亚马逊星球”看作是玻璃罩下的瓦尔登湖,她说:“这是在回归大自然,它是一座远离城市喧嚣的大教堂。”但俄勒冈大学建筑学副教授 Ihab Elzeyadi 也提出疑问,他并不认为这么做能比让员工看看桌上放着的小绿植更有效。

不过,还是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在积极尝试各种方法,让他们的工作场所变得可持续发展,更加注重员工身心健康。它关乎协作关系、员工的敬业度,企业文化,更重要的,是对效率和生产力的影响。

玛氏食品公司旗下的饮料分公司 Mars Drinks 委托调研企业曾开展过一项全球研究,共访问了 3800 人,发现公司注重协作、敬业度和身心健康的程度与提高生产力密切相关,有这几项因素的公司,生产力通常较高。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人类学专业副教授 Ilana Gershon,也曾在一篇讨论“为什么那么多人热爱不断跳槽”的文章中指出,如今,跳槽盛行的经济环境,既挑战了雇主与员工之间的传统关系,也改变了员工的情绪和工作场合的氛围,“当公司认为员工的忠诚不再重要之后,企业家需要找到一种帮助员工与工作之间建立情感联系的全新方式。”

在 Ilana 看来,“如今,做一名好的领导意味着你要帮助下属学到将来跳槽去其他公司高就需要的技能。优秀的领导深谙此道。”

于员工而言,找到一份能给帮助自己在未来跳槽时更有把握和优势的工作,他自然会对这份工作怀有热情;于雇主而言,在利用完员工对这份工作高度集中的热情之后,则不必对其承担比如退休金或是其他雇员奖励在内的很多长期性义务,转而去招聘工资尽可能低的新员工,尽可能让所有职位都变成短期职位。

Ilana 在文章中指出,“为热情而工作意味着你要把精力集中在工作任务身上,公司需要培养员工对工作任务的热爱,因为这能带来更多收入,还能帮助员工完成跳槽大业。”

企业也正在理解这一点,不再一味追求生产力,而是通过创造办公空间的体验来影响员工的行为,比如何利用日光、视野、通风、露台等,将大自然带入办公室,比如从建造之初就定位于绿色建筑的办公楼,比如前述提到的造三个温室盒子的亚马逊,苹果公司也有类似的做法,请来园艺师 Dave Muffly,环绕着苹果飞船状的新总部,种了一圈拥有 8000 多棵树木的绿化带。

越来越多的公司在办公场所里设置内部咖啡厅和其他非正式的聚会场地,在这类地方喝杯咖啡,意义远远超乎品尝饮料的本身。通过环境去激发、塑造员工的行为和情绪变得越来越流行,它可能会影响到团队精神和企业文化,不管是抚慰人心、强化热情还是提升工作效率,有时候一杯咖啡、一个能够让人放松下来的满是绿植、视野与风景俱佳的小角落,或许都要比加薪来得有效。

图片来源:linkedin.com

我们尝试着从不同领域、规模、形态的办公空间案例入手,分析时下办公场所的设计特点。我们发现,以下五个趋势出现频率较高,大多数办公室设计的方向都可以归纳其中:

  • 依公司工作协作特点量体裁衣设计办公场所,注重提升工作效率;
  • 协作办公与私密性的平衡;
  • 智能化办公,帮助企业提升员工工作体验;
  • 注重身心健康、可持续发展;
  • 借力设计阐释公司文化。

这是第四篇,我们尝试通过三个案例,讨论“办公空间如何注重身心健康、可持续发展”。

建造一个园区,让每个三星员工离绿地最远不过一层楼的距离

在硅谷一众拔地而起的科技公司新总部中,占地 10 万平方米的三星硅谷总部园区,请来了不少科技公司追捧的美国 NBBJ 建筑设计公司。

和许多美国公司开拓国外市场时,总是喜欢搞“本土化”尝试的那套策略一样,来到硅谷的三星,也试图用美国大科技公司的做法,造一个能够刷新企业形象的总部园区出来。

它应该是一个绿色建筑,倡导的是可持续性的环保理念,它应该有将工作与休闲生活平衡得很好的空间氛围,它应该在帮助员工创造更人性化的办公环境上,拿出更积极的态度,就像苹果、Facebook 做的那样。

它需要摆脱亚洲公司的刻板形象,才能吸引在高竞争的科技市场里就业的员工来到这里工作。

新总部由一座塔楼、一个便利设施空间以及一个车库构成,位于加州圣何塞靠近北方第一大道与东塔斯曼大道的十字路口边缘,可以容纳 2000 名员工。

整幢建筑外立面由玻璃和白色金属包裹,环形的结构加上透明的玻璃外立面,使得不同楼层之间工作的员工都能够互相看到。不少人将其描述为“一个巨大的玻璃甜甜圈”,NBBJ 设计合伙人 Jonathan Ward 解释说:“我们希望给人们带来惊喜。相对于传统的雕塑式建筑,这样的设计更大胆,外部采用了几何结构,而内部则是花园和流动的线条。”

玻璃幕墙包围的中心是一个宽敞的中庭,种植着各种植物,令造访者仿佛从城市丛林走入了宁静的乡村,还承担了运动场、艺术品商店以及咖啡店等功能。

高层工作空间中难得的是,每个三星员工离绿地最远不过一层楼的距离。诸如外卖餐饮和健身中心之类的设施都放置在中央。

NBBJ 在这个研发中心的设计中,还是在设法为不同领域的专业人士营造开放式合作的氛围,制造不同部门员工偶遇刺激创新,这个做法在它们为支付宝、腾讯等公司做总部时都用过。

比如在某一层的公共空间,通往销售部分的楼梯非常宽敞,目的在于让研发和销售两个部门的员工可以在这里会面。而各个楼层提供的座椅和沙发采用了明丽的红色、柠檬黄和橙色,为非正式的交谈提供场所。

尽管在《大西洋月刊》的一篇报道中,包括建筑评论家 Christopher Hawthorne、Mark Lamster 以及 Dwell 杂志的创始总编辑 Karrie Jacobs 等人,谈到大公司这套利用空间革新来激励创新的措辞,都已经表示出厌倦和怀疑的态度。

整个办公空间的左右两侧都是玻璃窗,可以方便地欣赏到周围的山景和城市天际线。

办公楼内部提供了自由而宽敞的空间,每个员工都可以有一张白色办公桌,只需按下桌上的按钮,办公桌就可以升降调节,便于员工找到最放松舒适的办公姿势。

不同尺度的开放式空间存在于各个楼层,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员工分散注意力、降低工作效率的问题,但不论从公司还是设计者的角度,它们都更愿意谈论对创新的积极影响。

各种研究和报告,都在指出亲近自然有助于提升创造力以及减压,NBBJ 为此还在不同的楼层设置了三处开放式花园,不仅种满了盆栽,还提供可供休息的座椅。

健身房占据了塔楼的第五层,提供各种最新健身设备、运动课程、教练,以及淋浴服务。花园露台还可以成为瑜伽课的场地。

三星显示业务的副总裁 Scott Birnbaum 最喜欢的区域是 Chill Zone。这是一个色彩丰富的员工休闲空间,提供沙发、咖啡、茶、便利店、桌上足球游戏、乒乓球台和桌球台,除此之外在这里还能找到各种桌游和乐高积木。另一处玻璃空间则内装了睡眠舱,除了小憩之外,还可以做背部按摩,以及可选的音乐和彩色灯光。

三星人力资源高级总监 Roy Malatesta,甚至把在园区内的工作生活形容为“每天都像是圣诞节”。

当然,研发总部也将是高度节能的建筑。比如,一排在车库屋面的太阳电池板将提供再生能源;塔楼外立面被设计以减少热量获取,降低冷却大楼相关的能源成本;清玻璃的大面积使用,允许自然光抵达楼面更深处 ;树和水景特色提供与环境的关联。

国内第一个零电零水零排放的办公空间

来自俄勒冈波特兰的 Glumac 建筑事务所,在建筑环境可持续设计领域,一直扮演着积极推进者的角色。过去近 50 年,在大大小小的案例中,他们尝试着创造能够优化能源效率和最小化环境影响的建筑系统,与设计相比,他们更喜欢谈论技术。

用创始人 Dick Glumac 的话说,“可持续性不仅仅是我们的专业成就,在 Glumac,它是一个核心价值。”

上海办公室是其在全球范围内拓展的第 11 个分部,建成后成了东亚地区第一个获得 LEED v4 铂金级设施认证的项目,也是国内第一个零电零水零排放的办公室。

2011 年,Glumac 来到上海,选址于愚园路建龄超过 100 年的洛克菲勒公馆,面积为 600 平方米。

在将这幢住宅建筑改造为上海办公室的过程中,Glumac 尽力确保了绿色材料及零危险化学品在空间上的使用。

另外,为了节省建筑物消耗的能量,设计也经历了十分复杂的过程,包括最大限度使用自然光源以提升能源的使用效率,安装耗能低的设备和在房屋内部安装可再生发电机等。

照明一般是办公室环境的“能耗”大户,仅照明所需的能耗就占了总能耗的近 30%。考虑到办公室的狭长型构造,可开启窗户和天窗来获得充足的采光。Glumac 决定采用一种能有效管理日光和灯光的照明控制系统。

为了充分利用照射到开放办公区的大量日光,Glumac 安装了 9 个 Radio Powr SavrTM 无线日光传感器,它们能向调光模块发送射频信号,根据可用日光的强度自动调节照明。靠近窗户的灯将变暗,而远离窗户的灯则保持明亮,从而在整个办公空间内保持一致的亮度。这些传感器全部无线,有助于降低安装和调试时间及成本。

为应对空气污染,Glumac 办公室还嵌入了 一个实时的室内空气质量监测系统,可监测氧气、挥发性气体排放、PM2.5 悬浮粒子、一氧化碳、二氧化碳水平和湿度,检测结果将直接显示在办公室的屏幕上,并能通过智能手机访问,工作人员和游客可以轻松地知道他们是否处于健康的环境之中。

此外, 该办公区每年收集近 500 立方米的雨水进行循环使用,可减少 50% 的能源消耗。

屋顶安装的太阳能电池板,可向整幢建筑和园区电网供电。

五个空气净化系统和一面绿化墙,可过滤建筑外部难以忍受的污染。

以及堆肥厕所,在厕所附近的走廊壁橱中配备一个装置,对排泄物进行加热,使堆肥更加紧实。

除了可持续设计方面的高水平,还将很多充满未来科技感的设计与产品带进了办公室,比如“天空中的地毯”,其实是悬置于天花板下方的 Cloud 消声板,是专门针对办公裸天花区域和会议室,给出的有效的声学建议,使得办公室在美观的同时,又达到一个安静的工作环境。

而 Glumac 全球办公室在可持续设计方面各个都“身怀绝技”,拥有属于自己的节能环保创新设计。

比如波特兰办公室,位于波特兰市中心的一幢 1968 年的老建筑 Standard Insurance Center 中,Glumac 进行了深度节能改造,利用节水装置、灯控感应装置、环保材料等,达到比一般办公室节能 50% 以上的效果。

洛杉矶办公室则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的 Aon Center。在缺少直接获得可持续清洁能源的情况下,Glumac 利用位于大楼四楼的数据中心产生的废热对大楼进行热交换改造。数据中心的余热远远超出 Glumac 办公室所需能耗,保证达到了“零能耗”的效果。

结合 Glumac 的案例,戴德梁行研究部也给出了一组“为何绿色写字楼更具优势”的调研数据:

  • 新鲜的空气可以使工作效率提升 11%;
  • 良好的采光及开阔的视野可使工作效率上升 23%;
  • 当工作者拥有更好的工作环境时,功能记忆将提升 25%;
  • 当物业拥有自然采光和可开启的窗户时,工作效率将提高 18%。

“做一个可以激励和创造乐观和希望的办公园区”

在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决定迁往西雅图的新总部时,其首席行政官 Massa Chloe 认为,这个新的园区连同其访客中心,应该为它们的使命提供一个实体存在。

“我们有伟大的目标,根除小儿麻痹症,使儿童死亡率和非洲饥荒人数减半和检修美国教育体系。现在我们有一个地方,将在帮助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实现这些目标的同时,使我们保持联系。”

它的新家被期待扮演这个枢纽角色,成为一个“可以激励和创造乐观和希望的办公园区”。全玻璃墙外立面的设计,是希望这种建筑风格的透明性能增强公众对它使命的信任。

原来近 5 万平方米的停车场,被改造为睦邻友好型的街区小道,街道上提供了座位、公共艺术品,种植了各种绿色植物。

园区内部各个独立建筑相连,用于会议和活动等需要。中心位置有一个绿树成荫的广场,广场上明灯悬挂,下部是一个很深的水池。这里是真正的绿化带,种有各种本地和外来的蕨类植物、原生常绿越桔和森林地被植物。

雨水利用系统是维持复杂的生态系统的关键所在。一旦下雨,所有的雨水都会通过排水管道汇聚,雨水的再利用可以使园区更加生态健康。

通过设计调研,设计团队对整个办公空间做了一个划分,40% 的私密空间与 60% 的开放式空间,注重于为各员工设计一个健康和关联的工作空间。

每层楼的建筑面积与西雅图市中心的办公楼相符,但狭长、弯曲的办公楼翼形结构营造了一个非常独特的办公环境。楼面是 19.8 米宽,而非传统的 36.5 米宽,把员工防止在不超过 9 米进深的日照中,减少灯光能源成本的同时,更能促进面对面的交流。

60% 开放办公和 40% 私密办公的分割,同时满足了合作和层级的工作关系。每个工作区包括 20 到 25 名员工,配有各种会议室和非正式座位区域,以创造亲切的、融合的团队空间。

共享设备和带有简易设施空间鼓励交换思想, 而组装式家具、无柱空间、架空地板和可拆卸隔断方便日后变化。

基金会的园区室内围绕简单工艺的概念进行设计,为员工提供一个谦卑的、安静的氛围来进行工作和合作。利用那些受益于基金会工作的人员的技能,把设计与基金会的“本地根源和全球使命”的理念联系起来。

比如,整年接待宾客的会议中心拥有一面被全部照亮的墙,蜂窝状墙纸是西藏佛教徒的作品,而手织地毯由印度村姑把本地生长染色的羊毛编织而成。回收的西雅图木材用于制造定制桌面、椅子和凳子,为团体活动和合作提供理想空间。

当然,仅从建筑的层面来看,它的环保策略减少了 80% 的饮用水的使用,和 40% 的能耗。就连前任西雅图市长 Greg Nickels 也评价说:“盖茨基金会将体现两个西雅图的主要城市精神,环保意识和创建健康的社区,它将是西雅图市中心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但也有异议的声音质疑说:“这对于盖茨基金总部的员工来说当然是一种福利,但一个基金会的总部用得着花 5 亿美元吗?”

图片来源:NBBJ、Pinterest、GLUMAC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