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3 年之内开了 5 个“创新中心”,Visa 要解决什么问题?

董芷菲2017-03-16 08:23:26

Visa 的优势和劣势都是:它存在于几乎所有的在线支付选项之中,却没有一个与之共生的消费者入口。

在 3 年的时间里,Visa 在全球范围内开设了 5 个创新中心,这是它在过去五十多年都不曾有的。Visa 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想证明自己是一个更加开放和技术导向的公司,当然还希望贴上初创公司标志性的标签“灵活”。

2016 年Visa在新加坡市中心金融区的 Robinson 路开设了占地 7000 平方英尺(约 650 平方米)的“Visa 创新中心”。在这之前它有了旧金山的创新中心,之后它又在迪拜、迈阿密和伦敦设立了类似职能的办公室。

新加坡的创新中心跟花旗、美林、大华银行等只隔了几个街区,不过距离德勤、彭博和普华永道等公司更近。

或者只是巧合,但这多少也反应了一点 Visa 正在发生的变化。

它正在偏离传统的银行之间互联互通中介的角色,同时越来越靠近金融服务和技术公司。

“Visa 要转型为金融服务平台。”Visa 资深副总裁、创新/战略合作负责人 Matt Dill 对《好奇心日报》说,“Visa 今年才 50多岁,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们其实也是一个初创公司。”

创新中心入口的开放空间

Visa 遇上了什么问题,为什么要转型?

Visa 最大的收入来源(简单来说)是从刷卡交易中向银行收取手续费。可以理解它所有商业策略的目的都是:发更多的 Visa 卡,让更多的持卡人有更频繁更高额的交易。

但近十多年来,消费者的支付习惯在改变——从线下刷卡到线上第三方支付,越来越多的交易和支付发生在线上和手机里。占领线上渠道的第三方平台如 Paypal 可以绕过如 Visa 这样的卡组织而使用 ACH(Automatic Clearing House,一种清算网络) 做清算。这使得 Visa 流失了清算这一块的收入。

Paypal 现在只有一半的交易是通过卡组织完成的(而 Visa 又只占这一半中的50%)。在这种情况下,Paypal 的收入越高,Visa 可能流失的交易收入就越多。虽然 Paypal 3540 亿美元的交易额跟 Visa 82000 亿美元的交易额相比还很小,不过无卡化的支付基本上是未来的趋势,Paypal 在快速增长。

2016 年 Paypal 的交易次数和交易金额分别增长了 24% 和 28%;与之相比的是 Visa 2016 财年交易次数和金额增长分别为 10.5% 和 9.9%。Paypal 增长的速度差不多是作为卡组织的 Visa 的两倍。

Visa 也推出了类似的线上支付系统 Visa Checkout (银联也有银联在线;万事达有MasterPass)。但是在第三方平台面前优势不大:Paypal 的用户数量为 1.92 亿,而 Visa Checkout 注册用户为 1500 万。前者商户数量 1500 万个,后者商户只有 30 万家。

Visa 的策略是让 Visa 的支付入口出现在尽量多的电商结款、电子钱包和第三方支付平台等。各个创新中心就是 Visa 主动推行这个策略的表现。他们打算通过这些半开放的办公室展示创新和开放的“平台形象”,让商家或第三方大小金融技术公司走进这个空间,能够为其提供增值服务。

当 Matt Dill 被问及 Visa 转型的最大挑战是什么,他说:“我们最大的挑战和机会是要让客户理解 Visa 网络的价值,并且知道如何利用我们已有的基础设施来推动他们的业务增长。”建立创新中心,邀请媒体和客户(主要是银行,还有一些商户和第三方支付等金融技术公司)拜访,都是出于这样的目的。

创新中心入口

像技术公司那样“开放”?

创新中心的“共同创造”之一在于 Visa 开放平台(Visa Developer)。

为了更便捷地提供服务,Visa 把技术入口的合作难度降低了——推出了Visa Developer,开放了它的应用程序接口(下文简称 api)。这等于是把 Visa 自己的功能打包给了应用开发者,他们不用重新写代码即可接入Visa 的产品或技术。如此一来 Visa 的各项功能就能够更好地跟大大小小电子钱包或电商整合。这是过去的互联网公司喜欢做的事情。

有了这个开放平台,Google 把Visa Checkout (Visa 自己的线上支付系统)整合到 Android Pay 就不需要重新编程。这给 Visa 带来的优势是:使用安卓手机的持卡人更有可能在Android Pay 里选择Visa 的通道结账,Visa 自己也能更好地控制用户体验。对于谷歌来说,它打通了Visa Checkout 已有的三十多万的商户资源。

Android Pay 只是其中一例。开放平台说到底这是为了增加 Visa 在各种电子钱包、第三方支付平台或者电商结账入口的的“存在感”,最终是为了引流更多的持卡人刷Visa 的卡,增加它的收入。

Visa 还在尝试攻占其他支付渠道——跟IBM 沃森合作推出车内支付等物联网中支付都是类似的例子,比如说在 IBM 沃森的智能家电上加入 Visa 的令牌,未来家电也能购买日用品。Visa 最终的目标是创造更多的之前不存在的销售支付点,增加它网络中的交易次数和金额。

和推出开放平台类似的,表现 Visa “服务姿态”的是它工作方式的转变,比如把能力细分成模块,从这点来看 Visa 变得更加客户导向了。

Visa 的“创新方块”

进入 Visa 创新中心你第一眼就会看到这面“墙”。它把自己所有服务、技术和能力逐个列了出来做出立方体,组合成了一面有点像元素周期表的东西。“Visa 立方体”也是创新中心出现最多的“道具”,它分布在各个展示区。比如说,工作人员将“电子小票”“令牌服务”的立方体摆在一个苹果手机旁边,表明 Visa 在和苹果公司合作Apple Pay 时承担的职能。

Visa 想用这些立方体表明它现在采用的更灵活的工作方式。

“两三年前,我们的工作方式是这样——跟银行或商家谈的时候,会这样说:‘你就用这个cybersource (支付网关和防欺诈解决方案)还是用 mVisa(移动端 Visa)’,也就是拿着服务包说:‘你要买吗’。”创新中心的工作人员介绍说。“我们发觉 Visa 应该改变合作方式,有一个环境让他们进来……不是说你一定要用这个。而是从客户的角度来看,你的消费者和生意需要的是什么。”

为了成为服务型平台,Visa 的确在寻求各种合作。去年 6 月它和 Paypal 达成了战略合作,两个“宿敌”在利益上做了一些妥协:Paypal 不再鼓励用户绕过 Visa 通道直接绑定银行账户,而是把 Visa 放在了更显眼的位置,这样 Visa 能回流不少交易收入。而 Paypal 则通过 Visa 获取了一些线下的支付入口。二者还将共享一些数据。Visa 的开放跟合作都是在对方遵守它“四方模式”的基础下达成的,其实还是维持旧秩序的努力,这是有条件有限制的“开放”。

“所以开放不是一个新的公司哲学,而是一个新的市场环境,”Matt Dill 说。Visa 不得不开放。

创新中心工作人员在介绍令牌技术

“创新方块”是 Visa 的各项技术和能力,以及合作伙伴

Visa 在中国的机遇和挑战?

尽管和 Paypal 暂时和解了,但 Visa 在中国市场的挑战要更严峻。

那些 Visa 引以为豪的技术——已经成为印度国家二维码标准的 mVisa、不需要刷卡插卡一挥即可支付的 Visa payWave (有点类似银联闪付)都还不能在中国使用。因为 Visa 还没有用人民币清算的牌照。它在中国的主要业务是境外消费。中国是一个尚未对 Visa 完全开放的市场。

Visa 也终于等到了机会。2015 年,央行宣布开放清算市场。不过为了正式落地,Visa 和万事达需要铺设清算处理的基础设施。这大概还要好几年的时间。在今年 2 月最新的投资者会议上,Visa 新上任的CEO Alfred Kelly 说:“我们非常期待在中国正式提交人民币清算牌照申请,不过依然在等待相关具体政策的出台。

当 Visa 拿到牌照进入中国清算市场面临的境遇会比较棘手。

Visa 一方面要加快发卡—— Visa 在中国发行的卡片数量远少于银联。另外中国人使用信用卡的习惯并不普及。根据央行的数据,截止 2016 年第三季度,中国人均信用卡只有 0.33 张;银行卡授信总额为 8.62 万亿元,在 177.72 万亿元的银行卡交易额中只占很小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Visa 要和其他清算机构竞争。Visa 在线下的竞争对手是长期垄断市场的银联,线上市场最大的“敌人”是支付宝——和 Paypal 选择加入四方模式(卡组织、发卡行、收单行和商户)不同的是,支付宝在承担的是“网上银联”的角色,它背靠着最大的电商网站,有足够的底气绕过卡组织。

Visa 在中国既没有线下的刷卡入口——目前来看除了一些外宾通道能刷 Visa 卡其他的入口不多。在线上,它不如支付宝或财付通有优势——因为它没有像淘宝或者微信这样的消费者高频次使用的软件和网站入口。

支付宝和微信财付通已经成长为卡组织不容忽视的力量,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分析过,它们对很多的移动支付市场中的公司都构成了不同程度的威胁。

而 Visa、万事达和银联这些寡头的地位,与其说是被第三方平台威胁了,不如说是被消费者的习惯改变了。Visa 的优势和劣势都是:它存在于几乎所有的在线支付选项之中,却没有一个与之共生的消费者入口。目前来看 Visa 只能通过银行来接触和教育消费者。

成立近一年来,Visa 新加坡创新中心更多的是处理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其他东南亚国家的业务。印度政府的去纸币化为 Visa 提供了很多机会;因为澳洲和新西兰消费者使用信用卡的习惯,Visa payWave 在的持卡人渗透率达到了 60%以上—— Visa在这些市场发展得都比较顺利。

对于手机付款已经普及的中国市场,Visa 新加坡创新中心未来可能要解决很多难题。

图片来自 Pixaba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