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迪士尼动画片里到底有没有同性恋角色,这个问题并不那么容易回答

娱乐

迪士尼动画片里到底有没有同性恋角色,这个问题并不那么容易回答

韩方航 2016-06-27 22:35:45

作为一家“为全世界家庭提供欢乐”的公司,迪士尼倡导最安全的价值观,这也是大多数大公司的做法。不过,如今这个做法遭遇的“危机”越来越多了。

编者按:
这是好奇心日报连续第三年推出 6 月 LGBTQI 骄傲月专题。
去年 6 月,美国最高法院以 5 比 4 作出判决,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投资粉红经济、看好这个人群的市场,同时通过表达对这个人群的支持来展现自己的政治正确性......但在今年 6 月,一家奥兰多市的同性酒吧发生了美国史上最大规模的枪击案。
对于 LGBTQI 群体来说,一切没有想象中这么糟,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今年,我们的 LGBTQI 骄傲月报道试图把视角放得更大一些。我们不止会继续关注这个人群,也关注广义上的性别问题,而这往往也是最后形成性取向,产生 LGBTQI 群体的前提。
在骄傲月期间,我们会陆续推出 5 篇文章。这是这个系列的第三篇。

 

《海底总动员 2》上映了,不出任何意料,这部电影首周末超过 1.3 亿美元的票房让它成为历史上首周末票房最高的动画电影。

但是影迷们对它讨论最多的内容并不是蓝藻鱼多莉寻找到自己父母的感人故事,而是一对出现了不到 3 秒钟的路人。一位姑娘穿着深紫色的大衣,留着干净利落的短发,她的女伴则留着齐肩的长发,一身运动装扮。她们被解读为皮克斯动画中出现的第一对女同性恋情侣。

事实果真如此吗?《今日美国》向导演安德鲁·斯坦顿求证,得到的回答是:“他们可以是任何他们想要成为的人,这里没有正确答案,也没有错误答案。”

这个非常政治正确的回答让很多人感到失望。《Daily Beast》上面刊登了一篇文章:“在经过如此多的解读之后,他们在银幕上出现的形象是如此模糊,时间是如此短暂,是一件讽刺而又悲伤的事情……什么时候米老鼠公司才能不再这么保守?”

算上《海底总动员 2》,这是过去半年里迪士尼遇上的第四起类似的事件。此前,影迷们分别要求为艾莎公主找一个女朋友、为美国队长找一个男朋友。《疯狂动物城》中兔子朱迪的邻居被解读为一对男同性恋情侣。看上去,迪士尼成为了 LGBT 群体寻求平权的一个目标。

对于 LGBT 群体来说,这是一个很自然的选择,迪士尼毕竟是现在全世界最大的娱乐公司,如果他们愿意在自己的电影中加入 LGBT 角色的话,对于 LGBT 平权事业是一个巨大的鼓舞。

但迪士尼官方在这个问题上一直都很模棱两可。他们可能并不是恐同,今年 3 月,美国乔治亚州要通过反同法案的时候,他们就提出过抗议,并表示如果法案通过就不会在乔治亚州拍摄自己的电影。但每次涉及到自己的产品,无论是电影、漫画、还是乐园,他们表现出的态度其实是不作为。

每年六月的第一个周六,会有十几万同性恋者,以及他们的朋友家人支持者来到奥兰多参加游行,其中有两万到三万人会进入迪士尼乐园。“同性恋日在迪士尼乐园” (Gay Days at Walt Disney World) 已经发展成为了全美最大的同性恋游行之一。

对于这样一个活动,迪士尼方面没有支持,但也没有反对,迪士尼方面告知他们的员工就把他们当成是普通的夏日游客就好。视而不见,是迪士尼在处理类似事件时一贯的做法。

灰姑娘城堡前聚集的游行人群

这一切都让人想起从 1994 年开始在美国军方实行的“不问,不说政策” (Don’t Ask, Don’t Tell),但这种政策一直饱受批评,因为军队内的反同行为反而愈演愈烈。每年被逐出军队的同性恋者从 1994 年的 617 人上升到 2001 年的 1273 人。1999 年甚至出现了 Barry Winchell 因为同性恋身份而被谋杀一案。

“不问不说政策”在 2011 年被完全废除。这背后的推动力是民主党和共和党在意识形态上的博弈,简单来说,奥巴马政府需要为自己争取选票。2012 年的总统大选,奥巴马就把废除不问不说政策当做一个政绩,在竞选广告中大肆宣扬。

这种涉及法律和政治层面上的斗争在两党政治议程的掩护下相对更容易推进。然而,在迪士尼的案例当中,很难打着政治的旗号去要求一家商业公司去改变自己的态度,毕竟在美国这个资本主义的国家,一个基本的共识就是商业和政治是两个不同的领域,用行政手段强制制片方加入同性恋角色,本身就逾越了商业和政治的分界线。

当迪士尼在考虑往自己的电影中加入 LGBT 角色的时候,他们首先要考虑的就是自己的观众会不会因此流失的问题。

这完全取决于美国人对于 LGBT 的态度,而现实是美国本身未必是一个对 LGBT 非常宽容的国家。虽然美国最高法院做出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裁决,但是投票的 9 名大法官中有 4 人投下的是反对票。同时,根据皮尤的一份调查,在 2016 年支持同性婚姻的人数为 55%,反对的也占到 37%。

比明面上的问题更严重的是人们内心的偏见。一份 1997 年的心理学研究就指出,当人们在听到与黑人相关的词的时候,他们更容易联想到一些负面评价的词语,而在听到与白人相关的词的时候,则更容易联想到正面评价的词。这份研究意味着,即使很多人号称自己对同性恋没有歧视,但内心的偏见依然无可避免地存在着。

“分裂”一词可能是对于美国人对于同性恋态度最好的形容词。在这样的情况下,加入一个 LGBT 的角色显然会让迪士尼有所顾虑。

让事情变得更复杂的是,迪士尼一直号称自己是一个家庭娱乐公司,他们的所有影片面向的都是爸爸妈妈和孩子。一个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是不是应该向孩子们展示同性恋的内容。

虽然有研究表明,让孩子们更早接触这方面的内容可以更容易地让他们消除偏见,但这份研究也受到保守主义者们的攻击。他们的立场是,即使同性恋是中性的,但也并不是所有中性的东西都能够展现给儿童。就像性,当人们普遍接受“性是中性的”这样一种观念之后,性镜头过多的影片依然会获得儿童不宜的评级。

诚然,性和同性恋之间是不是可以类比还是一个疑问,但在这个问题有一个定论,或者说是社会的普遍共识之前,这仍然将会是阻碍迪士尼加入 LGBT 角色的一个重要障碍。

事实上,这不仅是迪士尼的问题,对于整个好莱坞来说,他们都很难把 LGBT 角色融入到自己的影片当中。

根据 GLAAD 发布的报告,整个 2015 年,在好莱坞大制片厂生产的全部 126 部影片当中,仅有 22 部影片拥有 LGBT 角色,这里所说的角色并不是仅指角色本身属于 LGBT 人群,还包括参演的演员本身属于 LGBT 人群。

除此以外,他们还有另一个称之为 Vito Russo Test 的判定标准,用来判断这些角色对于电影的重要性,而在 22 部影片当中只有 8 部通过了这一测试。而且在报告上,GLAAD 特别声明,通过这一测试并不意味着他们对于 LGBT 人群的描绘是客观公正的。

这样的待遇和 LGBT 人群在几十年前中电影的待遇几乎别无二致。1920 年代,男同性恋是银幕上最常用的 LGBT 形象,他们通常都拥有艳丽的、女性化的特质,娘娘腔一词经常被用来形容他们。这种刻板形象对于男同性恋人群来说本身就是一种丑化的应用。

到了大萧条期间,同性恋的形象更是被当做一种猎奇的手段。1932 年,派拉蒙发行了电影《罗宫春色》,其中的部分镜头赤裸裸地展现了同性恋的形象。暴君尼禄带上了明星的阴柔的气质,在他身边跪着一位衣不蔽体的奴隶男孩。在另一个镜头中,皇后波培娅则要求她的女朋友与她共浴。

《罗宫春色》

“为什么像派拉蒙这样的大制片厂会发行如此露骨的电影?部分原因在于大萧条以及好莱坞减少的观众。为了应对这种情况,电影人开始使用更偏激的形象、主题、以及对话,把观众引诱到电影中来。”在《酷儿形象:美国同性恋电影历史》一书中,作者 Harry Benshoff 和 Sean Griffin 这样写道。

在战后,同性恋的形象则更多以反社会人格、心理疾病患者联系在一起。希区柯克 1948 年的电影《夺魂索》中男性角色 Brandon 和 Phillip 杀死了一个男孩。他们共同租住一套一室户的房间,Brandon 强势而 Phillip 则显得紧张。虽然希区柯克考虑到审查没有明说他们的同性恋身份,但这些细节都暗示了这一点。

1969 年 6 月,石墙事件发生,LGBT 群体开始真正对外发声,也标志着全球现代同性恋权利运动的开端。当时恰好正直好莱坞的“美国新浪潮”运动,这些年轻的导演们开始大量借鉴欧洲电影的技法和题材,于是 LGBT 群体开始进入他们的视野。

在石墙事件发生的一个月前,电影《午夜牛郎》上映。达斯汀·霍夫曼饰演的里佐和乔恩·沃伊特饰演的乔发展出了一段若有似无的感情。在电影中,他们之前的感情纯粹是柏拉图式的,但却是唯一一段真挚的感情。这部好莱坞第一次真实反映同性之间情感的电影获得了三座奥斯卡奖。

1970 年的《乐队男孩》的格局更大,它描绘了一场生日宴会,出席的几乎都是同性恋青年,但主人麦克的一位直男朋友艾伦突然闯入。在这种戏剧化的冲突中,每一个人的不同性格慢慢展开,他们因为同性恋身份而遭遇到的困境也暴露无疑。

不过这段短暂的黄金时期很快因为乔治·卢卡斯的《星球大战》而打破。美国新浪潮运动戛然而止,好莱坞回归视效大片的经典模式。1975 年的《洛基恐怖秀》成了 1970 年代最后一部有同性恋形象的好莱坞影片,此后同性恋形象的电影开始转入地下,并且主要由 LGBT 人群创作。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今天,虽然在 1980 年代出现了 LGBT 电影艺术化的趋势,以及 1990 年代独立电影描绘 LGBT 群体的的热潮,但是 LGBT 仍然无法成为好莱坞主流的叙事题材。“虽然当代好莱坞会把一些资源拿来拍摄类似的题材,但是他们狭窄的故事讲述方法,仍然让生产和发行一部 LGBT 电影变得困难。”这是在《酷儿形象:美国同性恋电影历史》一书中所下的结论。

相比起好莱坞,游戏产业对于 LGBT 形象的开放程度要更高。早在 1988 年的《超级马里奥兄弟 2》当中就出现了恐龙 Birdo,他虽然身为男性,但他觉得自己是个女孩,所以更喜欢别人称它为 Birdetta。

2000 年《模拟人生》游戏推出时,制作商 EA 就允许玩家在其中结为同性关系。2009 年,游戏内支持同性婚姻。今年 6 月,《模拟人生 4》的最新一次更新,允许玩家给男性选择一身珠宝或者高跟鞋,给女性穿上西服小背心儿。作为一款沙盒游戏,《模拟人生》系列倒是如实反映出了当下社会的真实情况。

时至今日,同性恋的形象在影视作品中变得更好了吗?我们很难下这样一个定论。确实现在能够看到像《丹麦女孩》、《断背山》、《卡罗尔》这样严肃处理 LGBT 群体的电影,也有像布莱恩·辛格这样的导演在《X 战警》中把变种人处理成为 LGBT 人群的隐喻。

但是在更多的影视作品中,LGBT 成为了一种消费品。

《神探夏洛克》中卷福和花生就是最好的例子,卷福在给《霍比特人》做宣传时,被问到和朋友花生有没有关系。他一定要说,哦当然了,都是他帮忙求来的合同,他负责在片场照顾我,哦他还知道我的洗澡水要怎样温度。

这被称为“卖腐”,“卖”这个字眼暗示了这里的同性恋形象是为了博取腐女们的眼球,是一种变相的粉丝经济。它对于同性恋形象的处理,仍然是把 LGBT 群体当做商品来贩卖,而不是出于对 LGBT 群体的尊重。

这种行为和迪士尼那种“不问,不说”的处理方式从本质上来说并没有任何区别,都是纯粹基于商业利益的考量。《神探夏洛克》因为腐女喜欢,所以加入了大量的 LGBT 元素,迪士尼则是因为家庭观众不喜欢,所以为免祸及自己的品牌形象,于是拒绝 LGBT 形象。

诚然,整个社会风气正在发生变化,LGBT 人群正在开始获得他们应该获得的尊重,性取向开始不再成为人们评价他人的一个标准,但这一切距离最后的成功还有太长的路要走。

去年 6 月,美国最高法院在奥贝格费尔诉霍奇斯案中判决同性婚姻的权利受到宪法保障,全国各州不得立法禁止同性婚姻,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从而改变了整个美国对于家庭这个词的定义。

这固然是 LGBT 平权事业上的一个里程碑,但也不能过度夸大这一判决的意义,因为这恰好是因为奥巴马当政,他能够提名一些自由派的大法官,使得最高法院自由派的法官数量正好比保守派的法官多那么一位。确定无疑的法令把摇摆不定的民意遮掩了起来。

对于迪士尼这家一直都很正能量,很政治正确的公司,这是一个难题。在整个社会对于 LGBT 群体形成一个共识之前,遵循新的政治正确与讨好所有观影人群形成了一种对立,二者不可兼得。

加入一些有想象空间的形象,但又不做任何确定的表态,看得出来,一向谨小慎微的迪士尼正在试探美国人的反应,无论是《疯狂动物城》中的羚羊,还是《海底总动员 2》里的路人都是如此。

因此值得再强调一次,法律的改变因为有着两党意识形态的斗争会更容易,而真正要消除人们心中的偏见,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