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你在看电影,他们在看你的大脑

高宇馨2014-08-30 00:40:59

Uri Hasson 教授想让你看到自己看电影时大脑的样子。哦不,也许是让电影公司来看。

电影剧本该怎么写、角色该怎么选才能让观众最满意?除了经验和直觉以外,好莱坞未来说不定会有新的帮手。

最近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会的活动上,普林斯顿大学心理学教授 Uri Hasson 的研究得到了一个引起关注的机会,Hasson 教授正在通过大脑磁阵照影(5-ton fMRI scanner),观察不同的电影会给人的大脑带来哪些共同的变化。

2004 年和更早期的研究,Hasson 通过数据证明,人们在观看同一段视频的时候,一些相同的大脑区域活跃度很相似。比如,主要用于处理听觉、视觉信息的皮层变化相似,还有用于识别面孔的区域也趋向同时变化。也就是说一些情节会对特定点产生的刺激。


令人吃惊的是 Hasson 从特定点的变化到整个大脑的活跃度的研究。并不是所有影片都会激起整个大脑的活跃。

结构复杂严密的影片会牢牢吸引你的注意力。这些影片使用不同呈现手法如插入叙述、设计过的拍摄角度和严谨的叙述,导致大脑在整个观看过程中都保持活跃,几乎像是“控制”了你的大脑一样。

Hasson 用来测试的片段一个是 Dog Day Afternoon 中那个抢劫银行的片段,在观看三个傻冒抢劫银行的过程中, 被试者有 70% 左右的大脑皮层区域处于活跃当中。相比之下,美国电影导演 Larry David 带有自传性质即兴喜剧 Curb Your Enthusiasm 激起了 20% 大脑皮层活跃。而作为对照使用的一段华盛顿广场公园随手拍,几乎没有抓住被试者的注意力,只有零星的活跃区。

不过电影业对 Hasson 研究的反应是一半接受一半担忧。

《连线》杂志采访《黑天鹅》的制片人 Darren Aronofsky 就说,“电影工作室有了它简直令人汗毛直立,很快他们就要开始让人们带着这玩意做试映了”。《钢铁侠》的制片人 Jon Favreau 也有着相似的兴趣和担忧,“电影制作当然是为了让观众一直感到兴致勃勃,但是这不是拍一部电影的全部目的,这样的分析不能用来创造一些改变人们想法的影片。我们当然还是想要拍些意思没有这么直白的电影。” 

Hasson 教授很乐意承认大脑磁阵照影的结果不能用来评判电影的好坏。但是他指出,研究中的一些大脑区域的活动可能是 Favreau 提到的那种微妙的好电影的暗示。比如长时间的脑额叶活动,就在暗示着抽象思维和更高级别的认知。还有海马体和杏仁体这些与感情相关的大脑区域,当它们在活动的时候,也许就表明电影的内容更具启发性。

Hasson 教授说“电影呈现的世界介于混乱的现实世界和简化实验之间,一方面它像生活一样不可捉摸,但同时一个片段也能反复播放给不同的人观看,甚至被一帧一帧地分析”。

不过数据分析是不是真的那么有效也值得怀疑,一向热衷于此的亚马逊最近在自制电视剧的时候也因为反响差而放弃了数据决定一切的思路,开始更依赖人脑


题图来自: Wired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