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这里有2015年最棒的小众杂志,我们还聊了聊怎么做这个生意

设计

这里有2015年最棒的小众杂志,我们还聊了聊怎么做这个生意

石玉 2015-12-10 22:29:44

这是一个建立在好奇心、勇气和智慧之上的生意。不过话说回来,任何酷的生意,哪个不需要这些呢?

与书相比,杂志是一种“可持续的性感”。单本书很难做成一个系列,杂志却可以。它们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有节奏地贯彻编辑理念,将同类型的人汇集在一起。但人们的杂志事业往往有个雄壮的开头,后续却不尽如人意。“我需要某样东西,市场上没有,那我自己来创造一个”——许多杂志都源起于这个想法,然而三个月后,它们却因选题和资金匮乏难以维续。

做独立杂志真的那么难吗?确实挺难的,找广告的话得先有足够多或者足够好的读者,要找到读者的话,就得想好渠道——如果要谈传统媒体和新媒体最大的分野,就是后者相对的渠道优势。即便什么都不做,多多少少也能传播起来,好不好则是另外一回事。杂志不行,如果卖杂志的人都越来越少了,看杂志的人应该去哪里买呢?

可你要做的是独立杂志啊,你不仅要有勇气,还得下一盘大棋——从一开始,就要考虑到它的可持续性。

“如何做一本小众杂志”这个话题浩瀚无比,光是平面设计就可以谈上好几本书(说起来,非常推荐一本叫做 Turning Pages 的大书,里面谈论各种纸媒的美学和创新)。所以,我们先看看国外的成功例子吧。毕竟,这个日趋小众的行业里,谁还活得不错,它们的经验可以给那些有热情做事的人一些借鉴。

最近,伦敦的 Stack 网站评选出了“ 2015 年度独立杂志”,伦敦的美食杂志 The Gourmand 获得了“年度最佳杂志”奖,Weapons of Reason 则获得了“年度最佳新杂志”和“年度最佳插画奖”。

Stack 网站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做这个评选?它是英国人 Steven Watson 异想天开的创意。Steven 是一个来自伦敦的疯狂杂志爱好者,每个月,他会在众多独立出版物中筛选一本最优秀的,将它邮递给订户。如果你订阅了 Stack 网站并缴了费,坐在家里就能收到全球各地的独立杂志了,每年总共能收到 12 本。在书店里,这些杂志大概 10 欧元一本,通过 Stack 订阅价格会降低 60%,对于杂志爱好者来说,这是接触新杂志的好方式。

 Stack 网站推荐的杂志

啊

啊

以上是 2015 年 Stack 推荐过的杂志

stack 订阅页面Stack 的杂志订阅页面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获得“最佳杂志奖”称号的 The Gourmand 。自 2011 年成立以来,这本美食杂志获得了不少关注,它关于“吃”,却不限于吃。它一年只发行两期,每期涵盖 120 页图文,介绍美食文化背后的方方面面。我们推荐你看看他们为食物拍摄的大片儿,如果想看看它是否符合你的口味,可以先关注它们的 instagram 账号。其他杂志同理。

美食杂志 The Gourmand 封面

 The Gourmand 内页风格

 The Gourmand 内页的图片风格

 The Gourmand ——食物被摆放在勺子内,像是时尚大片

The Gourmand 喜欢把食物摆在纯色背景下拍摄,像是时尚大片

 The Gourmand 内页插图

The Gourmand 杂志内页

“年度最佳新杂志”则被 Weapons of Reason 获得。它也创刊于伦敦,是一本萌萌的科普杂志,文章主要围绕人口增长、环境变暖等全球议题,策划者共计划发行 8 本杂志,目前已出版了 2 本。杂志里有着漂亮的插图和发人深省的写作。

Weapons of ReasonWeapons of Reason 封面

Weapons of ReasonWeapons of Reason 内页

Weapons of ReasonWeapons of Reason 内页

以上两本杂志有挺多共同点——它们都诞生在伦敦,背后都有集团和基金的支持。Weapons of Reason 背后的机构是 D&AD,这是一个教育慈善机构;The Gourmand 则倚靠着 Lane & Associates Ltd 出版社。在国外,大企业和基金支持杂志的情况并不少见,比如纽约的 Printed Matter,它背后就有着庞大的基金会和艺术机构。

成功的独立杂志还有另外两个关键词,一个是“outside the mainstream”,也就是广义的非主流,另一个关键词,是青年。这与独立杂志的发展史密切相关。1980 年代,美国年轻人自己动手做杂志,那些充满了个人风格的出版物开始在酒吧、精品店、小书店等各种小圈子里流传。1980 年,Terry Jones 用订书机订装了一本《i - D》,后来它成为了最经典的独立杂志之一,现被 VICE 收购。如今被奉为大神的 Terry 当时完全白手起家:摄影师找的是那些有热情又不收钱的,模特找的是太太的学生,大家拍完照就在家里高高兴兴吃点随便做的东西。我们曾经问过 Terry Jones 最初走下去的动力到底在哪里,他说:“就是想捕捉那些年轻人在街头做的事情,他们很酷。”

独立杂志发展到现在,创办人主要是摄影师、媒体人、艺术家、作家或设计师,他们不喜欢被流行文化束缚,希望将个人品味发展到最大化。读者们可以通过优秀的独立杂志,获得主流之外的阅读快感和审美体验。

好的杂志能将相同爱好的人炸出来,这帮人一旦出现,再想做什么都不难了,不信看看 kinfolk 吧。但是请注意,纸质出版的利润极低,如果你想靠它养家糊口,不妨先考虑下面的问题。

1、你的定位准确吗?

准确的定位才能找到精准的读者。杂志是媒体,它要传递价值和信息,如果你做杂志的初衷只是自我陶醉,这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毕竟只有一个人自己真正热爱的东西才可以吸引其他人。但是,光自己爱可不行,你必须找到同好,而且还要考虑他们的需求和口味。

以下是几个“准确定位”的例子:

啊

啊

CAT PEOPLE

猫奴杂志《Cat People》

这是一本成立于 2013 年的英日双语杂志,每期有 146 页。在每期杂志中,主编会采访几位爱猫至深的作家、设计师、音乐家,请他们分享猫的故事。这本杂志最早出现于 Tokyo Art Book Fair ,每两年才出版一期。

啊

啊

啊

CEREAL

旅行杂志《Cereal》

你能在不少时装店、买手店里看到这本高冷的旅行杂志。杂志采用了极细的字体,介绍的目的地既飘渺又鲜为人知,格调格外的高冷。这本杂志一个季度出版一次。

Intern

给实习生看的杂志《Intern》

《Intern》 创办于 2013 年,是专为实习生们而办的。撇开如何写简历、与无薪加班作抗争等实用信息,光是设计、排版、摄影、插画就很值得一看。

啊

啊

Chickpea

给素食者看的杂志《Chickpea》

这本独立杂志的创办者是两位纽约客,他们听够了“吃素是有钱的蠢人干的事”,决定做一本杂志来反击。在他们新颖的编辑下,这本素食杂志看上去挺美,行文幽默,让吃素变成了一件很潮的事。

2,你看起来和别人足够不一样吗?

围绕着选好的主题,你的杂志要有鲜明的个性和编辑风格。得非正统、多角度、耳目一新。现如今,每个人都很忙,如果你在一味重复别人说过的话,那没人会关注你做的东西——你要用自己的智力和审美,去创造上游内容。以 The Gourmand 为例,他们曾刊载过一个“香蕉”专题,作者从“香蕉富含维生素 B ”延展开去,介绍了香蕉背后的文化现象,甚至联系到了性、时尚和秀场。

The Gourmand 杂志“香蕉专题”中的图片, Chloé Spring Summer 2004The Gourmand “香蕉专题”中的图片, Chloé Spring Summer 2004

Jean Paul Gaultier, Spring Summer 2010 CoutureJean Paul Gaultier, Spring Summer 2010 Couture,它也出现在“香蕉专题”内

Prada, Spring Summer 2011Prada, Spring Summer 2011,依旧位于香蕉专题内

KENZO Autumn Winter 2013KENZO Autumn Winter 2013

要做到如此的融会贯通,你需要了解食物、文化和时尚。它考验了杂志编辑强大的知识储备和想象力。很多人认为编辑是相对闲散的工作,毕竟,那种半年甚至一年出一本的杂志,工作又能忙到哪里去呢?这种想法可能忽视了一件事:好东西都是需要时间的,那些想颠覆人们预设和成见的传统媒体更是如此。

3、你用的是什么纸?

人们有着不同的阅读需求——有人在地铁上用手机看小说,有人在咖啡厅用 kindle 看传记,还有一部分人,他们喜欢纸质杂志,并享受那份手持杂志的仪式感。因此你一定要发挥纸的特长,搞清楚纸优于电子屏幕的地方,并将它的特点发挥到最大化。

看看丹麦杂志《Plethora Magazine》吧,这是一本零广告、零标识的杂志,它的开本和海报一样大,没有固定的出版节奏,由印度寺庙的僧侣印刷。无论是概念还是实体,它都向传统杂志发出了挑战。当然了,你的杂志没必要让僧侣去印刷,但它们必须在品相上与众不同。

啊

plethoramag《Plethora Magazine》

好的杂志在用纸上毫不吝啬。前文提到的《Cereal》也很注意纸的选择,他们在杂志上很骄傲地写着 “printed in England”,当读者的指尖轻轻划过纸面,就像是在触摸一件艺术品。除了杂志,《Cereal》还设计和生产一些纸质品,可见他们对纸研究颇深。

《Cereal》《Cereal》

《Cereal》礼品包,包含 2 本杂志和礼品明信片《Cereal》礼品包,包含 2 本杂志和礼品明信片

Cereal 推出的笔记本Cereal 推出的笔记本,是由环保纸做的

Cereal 与艺术家合作推出的斜格纹纸Cereal 与艺术家合作推出的斜格纹纸

4、谁来给钱?

杂志要持续地准时出版,否则一切都没有意义。具体到操作层面:杂志是内部撰写还是外部供稿?如果是外部供稿,如何保持风格的统一?你从何处赚得资金?是请大企业赞助、请慈善机构赞助呢,还是自立更生?

很多人可能只记住了杂志美好的文化属性,而忘了它还是一门生意,组稿、印刷、物流、推广都需要钱。要记住,纸质出版的利润永远很低(除非能做出百万级销量的产品),因此不要抱着纸书这一颗大树,还要从其他地方盈利。

德国的《Mono.Kultur杂志为例。《Mono.Kultur是一本独立季刊杂志,主编 Kai Von Rabenau 之前是个摄影师,初衷是做一本纯粹的、简单的访谈杂志。杂志团队来自各个创意领域,有艺术家、设计师、策展人、记者、作家、摄影师,这本杂志已经有了十年的历史。

与很多独立杂志一样,《Mono.Kultur》并不是只抱着出版一棵大树,它寻求着其他的生存之道。从 2009 年开始,主编 Kai 与女友共同创办了女装品牌 “Mono.Gramm”,至今已发布了好几季,他们的服装品牌支撑着杂志的出版运营。

《Mono.Kultur》《Mono.Kultur》

《Mono.Kultur》《Mono.Kultur》

《Mono.Kultur》的最新一期《Mono.Kultur》的最新一期

5、如何才能找到那些可能喜欢你的杂志的人?

如何为自己的杂志找到前 300 位读者,又如何找到前 30000 个读者呢?途径有挺多,比如经营好社交网络账号、经营好微信公众号、比如先从小圈子开始做起。

再来看看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是瑞典极简的平民杂志《Acne Paper》。瑞典的《Acne Paper》其实不算独立,它的背后有一个大集团支撑——以瘦腿牛仔裤闻名的品牌 Acne。 2004 年创立后,《Acne Paper》承载了北欧的平民设计,在欧洲的许多城市发行,报刊亭和买手店都有出售。很多人是先知道了这个牌子的牛仔裤,关注了这个公司的文化,随后才知道的这本杂志。当然,反向路径也有。

啊

啊

ACNE PAPERACNE PAPER

第二个例子是荷兰摄影杂志《Foam》。《Foam》背后也有一个强有力的组织支持,是阿姆斯特丹摄影博物馆(Foam-Fotografiemuseum Amsterdam)。从 2001 年创刊以来,《Foam》保持着平稳发展,它在展示摄影师作品的同时,还配有评论家的解读文章。因为定位准确,这本杂志最初是在摄影圈传播的。 

以上两本杂志都是在有限的人群里积攒了一定的名气后,再辐射到更广的人群。其实 kinfolk 也是这种做法,kinfolk 的创办者是个重度饭局爱好者,他最初经常通过博客召集朋友、作家们来家中聚餐,慢慢衍生出做 kinfolk 的想法。

6、你需要一个网站或者 App 吗,为什么?

杂志是前 APP 时代的产物了,现在,杂志的许多功能都能被 APP 取代,更有野心的年轻人可能会选择去做一个 APP 。如果你真的选择做杂志,那就得充分考虑纸优于电子屏幕的地方。什么是电子屏幕不能取代的?纸未来在哪里?眼下,大部分独立杂志都会创建一个网站,只用于产品展示和订购,并不展示纸质版全文。

以纸质杂志界耳熟能详的 Monocle 来做个说明:Monocle 每年发行 10 本杂志,夏季和冬季会发行报纸(是的,他们的报纸不是寻常意义上的日报,之所以做成报纸的样子,据说是更方便读者在海滩晒太阳的时候阅读),他们运营着 5 家实体店铺(出售编辑部青睐的各类产品,其中有很多是和 Monocle 的合作款),经营着 1 家杂志咖啡馆,同时还经营一个网站和一个 24 小时电台。

Monocle 咖啡店Monocle 咖啡店

在所有这些内容里面,网站的角色是最弱的,连电商功能也做得随随便便。主编 Tyler Bruler 表示对新媒体渠道毫无兴趣,他的用意很简单——一切有质感的体验都发生在线下。在这一点上,倒是和很多奢侈品的战略不谋而合。

值得一提的是,这不代表线上版本就没有价值,只是很少有人能很好的运作线上两者。想要更好地平衡线上和线下,你还可以有更多新的创意。在新媒体界,真正优秀的产品还有很大很大的市场,从内容到形式都是如此。

最后附上 Stack “年度独立杂志”榜单,它们一定可以让你大开眼界。除了 Stack,你还可以去杂志官网或者亚马逊上购买,平日里可以去 itsnicethat 上搜寻杂志资讯,或是去书店里浏览杂志新品(我们曾介绍过上海独立书店 Closing Ceremony,在广泛的买手店,你也能看到不错的新杂志)。除非想读杂志的太过小众,大部分杂志也能在淘宝上买到(加不加价就难说了)。

祝你愉快!

年度最佳杂志 

获奖者:The Gourmand

候选者: Flaneur(德国柏林)

             The Outpost (黎巴嫩贝鲁特)

最佳新晋杂志

获奖者:Weapons of Reason(英国伦敦)

候选者:American Chordata(美国纽约)

              Benji Knewman (拉脱维亚里加)

年度最佳封面

获奖者:Guts (爱尔兰都柏林)

候选者:Avaunt(英国伦敦)

              Cercle (法国斯特拉斯堡) 

年度最佳摄影 

获奖者:Victory (美国纽约)

候选者:Four & Sons (澳大利亚墨尔本)

              Gather Journal(美国纽约)

年度最佳插图 

获奖者:Weapons of Reason(英国伦敦)

候选者:Little White Lies (英国伦敦)

              The Ride Journal (英国伦敦)

年度最佳虚构类作品

American Chordata (美国纽约)

年度最佳非虚构作品

The Lifted Brow(澳大利亚墨尔本)

题图来源:Woody Ellen, Sleeper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