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了解风险是有必要的,但吃肉这事真没必要提心吊胆

Aaron E. Carroll2015-11-07 16:25:09

关于吃肉的绝对风险和相对风险这事,来听听世卫组织之外的另一种说法。

吸烟能导致癌症,食用腌制鱼、喝酒、吸入被污染的空气、暴露在阳光下也能。所有上述事情均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了致癌原因。

本周,加工肉类被加入了这个名单,这意味着大家开始关注“是不是该停止吃培根,香肠以及各种肉类熟食了”。

简短来答:不需要,你不会有什么问题。许多关于食物的声明被新闻媒体过度宣传,并且很有可能也被科学家们过度解读了。

三月份我给 The Upshot 写过一篇关于红肉的文章,主要关注不在癌症,而是心血管疾病的风险。不过在文章中,我也指出并探讨了一些重要的研究结论,其中一个研究表明,食用肉类,尤其是加工类肉制品,会增高 50-65 岁人群患癌症与死亡的机率。与此同时,食肉也降低了 65 岁以上人群患癌的概率与死亡率。不过后一发现被大部分人忽视了。

苹果木熏猪肉,适量食用完全没问题。图片来源:Erik S. Lesser/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苹果木熏猪肉,适量食用完全没问题。

图片来源:Erik S. Lesser/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有 700 多个关于红肉以及 400 多个关于加工肉类与癌症关系的研究,基于这些流行病学资料,国际癌症研究会(以下简称 IARC)做出声明:加工肉类可导致癌症,红肉可能也一样。他们预估的 1.18 的相对风险指数引用自《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2011 年 月刊对群体研究的汇总分析。

正如 Geoffrey Kabat 指出,25 年前 IARC 曾裁定咖啡“可能致癌”。即便在这之后大量证据证明事实是相反的,该机构也没有改变立场。事实上在 IARC 归类的 985 种物质中,只有一种被列为“或许不会导致癌症发生”。

我之前也写到,依据观察性研究做出原因假设是危险的。此处我同 IARC 的专家们使用的参考文献相同,却得出了不同结论。确实有随机对照实验,但“息肉预防试验”经过了八年的后续测试,也无法证明低脂、高纤维、多加水果蔬菜的饮食对肿瘤复发有影响。妇女健康提倡协会历时超过八年、调研了近 50 万名女士,同样无法证明改变饮食可降低患上直肠癌的风险。

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声明使得以后不太可能会再有此类试验,虽然他们并未证明肉类是有害的。但如果 WHO 都宣布加工肉类致癌了,我们怎么还能随机安排人群食用它呢?

我们姑且相信 WHO 官员的话,加工肉类与癌症之间有实际的关联。但在这场关于风险大小的谈话中,有一样什么东西缺失了。

IARC 关注点在于食肉与得癌症是否有关联,而不在这种关联性有多强。这就好比把吸烟这个损害明显且较大的活动跟喝酒混为了一谈,而后者的风险明显要小,而且有一定益处。阳光也是一样,暴露在阳光之下可导致皮肤癌,但显然不会有人告诫你要完全避开阳光。

依据 IARC 的发布,每天摄入 50 克加工肉类,患上直肠癌的概率将上涨 18%。听起来十分可怕,但那只是指相对风险,我们实际需要的是绝对风险增加率。我去了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在直肠癌风险评估器中输入了自己的个人信息。由于仪器不测算 50 岁以下人士的患病风险,所以我不得不假装已到 50 岁。测试结果显示,我患上直肠癌的终生风险是 2.7%。

这意味着,就算同意 WHO 的说法,从今天起到接下来的 30 年间,我每天多吃 3 块培根,患上直肠癌的概率就会从 2.7%变为 3.2%。换句话说,如果 200 个人像我这样做,那么其中 1 人会得上癌症,而其余 199 人则不受影响。

情况远没有那些标题党说的那么可怕。即便每天额外吃 50 克加工肉类(我也不会吃的),也只是增加了 0.5%的患病风险。偶尔食用的话,基本不会对寿命产生可察觉的影响。

直接说吧,理智之人愿意为得到对自己重要的事情承担一定风险。我常喜欢用的例子就是车。截至目前,车祸是美国儿童的头号杀手。每次我们将一个儿童安置在车里,都是把他们暴露在最可能杀死他们的风险之下。

但我们不会看到类似“数量惊人的孩童被车子杀害”或“将儿童放置车中将他们的死亡率提高了 20%”这类标题。这是因为我们都意识到,虽然车增加了灾祸发生的可能性,但开车出行带来的便利远多于潜在的、非常少的死亡威胁的净增量。

同样的道理适用于许多事情。我喜欢苏格兰威士忌,喜欢滑雪,还喜欢偶尔吃个牛排。所有这些事都可能增加一丁点我死亡的可能性,但它们带给我的欢乐与满足,要比那些未来的、十分微小的风险更多。

我对红肉以及健康饮食的建议仍然有效。如果你每天在吃多种加工肉类,那么适量减少食用量或许有好处。但是,如果你同我认识的大多数人一样,每周吃几次培根或腌制肉类,这种新闻完全可以忽视。

Aaron E. Carroll 是印第安纳大学医学院的儿科教授。他在The Incidental Economist开设有关于健康研究与政策的博客,Twitter用户名:@aaronecarroll

题图来自 spruillbros.com

翻译    is译社 Zoeyliu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