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12天终极旅行之最终点评,以及,这个实验究竟是干什么的?

唐云路 2015-10-08 06:17:29

最后的无情的编辑补刀,文末自带实验室推广。

之所以叫好奇心实验室,是因为我们基于突发奇想操作了第一次实验:18 天不出门,只靠 app 生活会怎样。更严格来说,起源于这篇报道:《每个互联网巨头都向往“到家服务”,它会如何改变你的日常?》

出乎意料的是,本来只是想评测服务,结果有很多人联系我,试图探讨实验背后的心态和体验,甚至是在到家服务还没铺开的三四线城市,也有创业者告诉我,他们也准备在这方面找找商机。

国庆长假前,我们自然希望再策划些更酷的事情。于是有了这次 12 天旅行挑战,两名参与者带着不同的约束规则完成一场和手机有关的实验。

实验参与者由《好奇心日报》的记者内部报名产生,宣海伦只带手机,不带任何现金或者银行卡,闯荡福建的五个城市:武夷山、福州、漳州、泉州、霞浦。而罗芊则过上“从前慢”的日子,离开手机和网络,从上海出发,前往南京、青岛、烟台和大连。

这个实验的本意是回答一个问题,在我们如今的生活里,手机到底是怎样一个角色?

而之所以设定为旅行,是因为它可能会让一些场景特殊化。换句话说,如果“在家”是一种可能,旅行会不会是另一种?

罗芊到实验结束也没有搞清楚的一点是,这次实验的大前提是应该反映真实的心理活动,还是从一开始就设定好“我不知道手机是什么东西,然后没有任何心理活动的对比,风风火火地走起”。

而只带手机出门的宣海伦则在实验的后半程,越来越流露出“有没有手机并不重要”的想法。她在博物馆请当地人用闽南话念诗,有好几天都告诉编辑”今天没有用什么 app 诶”,而在回馈读者的时候,也想选用一种更慢的方式:给隔着屏幕千里万里的你们,写一张小卡片。

我们从实验的一开始就没有预设太多的前提,除了不能用手机/现金,一切都应该像正常的旅行一样。所以没有特意安排卖艺换食、紧急救援之类的戏码,换句话说,我们不想太刻意,想让参与者发挥生存智慧(或者小聪明),将手机在生活中的角色尽可能的呈现出来。

在连续 9 天的编辑点评里一直没指出来的潜台词是,没带手机的实验,应该尝试把原本集成在手机上的各种功能还原回去,让眼睛的归眼睛,嘴巴的归嘴巴,地图的归地图,人情的归人情;而带了手机的实验,应该尽可能的发挥工具的作用,包括但不限于用手机付账、订机票、发微信。同时,应该是对目的地移动互联网应用的一次大摸底,看看不同的城市,手机里的 app 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很遗憾,两个实验我们自己都不是很满意。

我们(本来)希望能够回答这些问题

在上至 80 岁,下至 5 岁都能够用手机与世界的各个角落联系的时候,社交网络让人们错过了些什么,又获得了什么?

旅行中有哪些部分是可以通过互联网服务变得更简单的,哪些则是手机解决不了的?举例来说,各家旅行 app 到底孰优孰劣?

不同的城市,对各自生活服务 app 的使用究竟有什么差异和特色?

还有一些,我们得承认完全不在预设之中,而恰巧它又在实验里频频出现──不用手机的时候,需要哪些生存智慧。比如如何在一个城市找到好吃的餐厅,如何判断面前找你借 200 元钱的人是不是骗子,一个当地人不怎么了解的景点为什么会在外地游客那里获得极高的知名度?

我们本来希望理解商业,结果发现还得理解人性,包括自己,也包括遇到的人。

有一些问题,实验已经回答

在第 12 天的报告里,两位记者各自给出了个人的小总结。

在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也许一连三四天都用不到现金,因为手机支付已经非常普及。而实验至少回答了一个问题,三四线城市甚至更偏僻的地方,旅行攻略或者点评餐厅或许覆盖的还不够,手机支付却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遥远。

手机在很多方面悄然成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感觉最明显的竟然是拍照。12 天的报告里,两位记者的图片质量常年徘徊在及格线附近,在第 11 天的报告中,宣海伦认真地用 MIX 修了图片,图片分数一下子飙升,而罗芊也是在连拍了好几天虚焦的食物特写,才发现,原来智能手机拯救过多少糟糕的随手拍。

用智能手机的时候,拍完看看效果,或者继续修图、拼图都很自然,换成相机之后,虽然镜头怎么也比手机的摄像头强大,但是相机的显示屏更小,操作也比手机复杂得多,最终拍出来的照片,反而不一定有手机拍得好。

我们原本希望记者有更多这样的发现。

然而,还有大部分问题没有解决

从景区到大城市,长途旅行一趟,两位记者都觉得是陌生人或多或少的善意成就了这一程。原本宣海伦以为“怎么付钱”会是最大的挑战,到最后发现,怎么报答人情才是,而罗芊在南京遇到帮忙带路的老人,在青岛的青旅被妥帖照顾,编辑起码被评论区提醒过不下五次,“转告迷糊的罗芊,住宿记得反锁门”。

但是,如果要证明“世界还是好人多”、“手机完全比不上人情”,我们没有必要大费周章安排这两个实验。

换句话说,他们只接触到了实验的第一层,而没有足够的深入下去。在实验的前几天,宣海伦的主题是“今天有几个人帮我付了钱”,罗芊的主题则是“没有手机特别惨,好想念手机”。

我们不能否认,他们都已经尽力用各自的方式去了解一座城市、一些人。作为人生历练或者个人的小冒险来说,无疑都用生命中的 12 天时间完成了一件很酷的事。

实验当然还会继续下去

之所以叫「好奇心日报」,是因为我们认为好奇心是人类最美好的品质之一。我们筛选最有价值的信息,将全球最有想法、最值得关注的业界动态传递给你,除了世界上此时此刻发生着什么,我们也想和你一起探究,生活如何成为了我们今天正在感受到的这副模样。

好奇心研究所通过问卷调查来为你的日常生活投票,同时你也可以参加并发表对日常生活的态度。

以上这段话是我们真诚的软文。接下来我们还会推出更多话题,也许不会像 12 天这么长,也许会邀请你也参与其中。总之,那些留言表示想要参加实验的朋友们,我们正在认真设计与你们有关的这一部分。毕竟,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而一直以来关注实验室,留下宝贵建议和关注的你们,无情的编辑和迷糊的记者们都全盘收下了。请留言告诉我们更多好主意,也欢迎随时补刀。

下个实验再见啦。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